两,中国特有的重量单位。我们知道,在现在的体制下,一两等于50克,而在旧的市场体系下,一公斤等于16两,一两等于31.25克。

在餐厅,“两”也是一个独特的衡量单位。

有些主食按两卖 一两远超50克 这里的两是什么重量单位? 历史趣闻 第1张

北方一两有三个包子;南方生煎包,一两是四个;在饺子中,一两个饺子通常有六七个...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吃,你会发现无论是3个馒头,4个煎饺,6个饺子,都远远超过50克。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以“两”为单位呢?“一两”是多少?


有一个笑话说:

有一次,一个外国学生去吃饺子,听到老板要几两,就拿出手机查看。他发现一两才50克,就要了10两,结果上了40个煎饺。

有些主食按两卖 一两远超50克 这里的两是什么重量单位? 历史趣闻 第2张

一两个馒头三个,一两个煎饺四个,一两个饺子六七个,国内很多地方都有卖,但是这“一两个”到底有多重呢?

于是我们买了小笼包,煎饺,称了称。

北京各大包子店,默认一两个包子通常是三个。

我们称了一下,发现三个馒头的重量达到了189克,将近四两。

江浙一般一两生煎包是4个,北京的生煎包也是这样的习惯。但是称重后会发现四个炸的有201克,正好是四两,多了一克。

现在北京的饺子基本都是按份卖,但是有些地方有“两”卖饺子的习惯。比如武汉,每两就有六七个饺子。

我们买了一个饺子,分别称了6个和7个。六个饺子重129.1克,七个饺子重152.1克,两个半到三个重。

南京锅贴也有两个一个或者两个五个的卖。附近找不到合适的锅贴店,就让南京的朋友给我买了一个,称了称。结果251克,半斤。

好像不管是包子、煎饺还是锅贴,这种成双成对卖的食物,每一两其实都远不止50克,但为什么要这样衡量呢?


“两”从何而来?

为什么要用“两”作为主食的计量单位?目前,数据中有两种说法:

首先,在过去,肉包子是富裕家庭的食物。在江南,在聚餐时,为了表现厨房的技艺,把包子做得更小更精致,一两左右四个包子逐渐成为惯例。

二是认为用“两”作为计量单位与计划经济时代的粮票制度有关。一两其实就是一两干粮。

那时候出去外面吃饭不仅要花钱,还要粮票。钱是食物的价值,粮票代表购买资格。从现有的数据和逻辑来看,第二种说法更可靠。

有些主食按两卖 一两远超50克 这里的两是什么重量单位? 历史趣闻 第3张

因为不仅煎饺汤包等江南小吃会一分为二,北方的小笼包,西南的面条,各食堂的米饭也会一分为二。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说“两”这个名词出现的时间远远早于计划经济时代,那么清末民国时期是没有卖油炸、饺子等食品的记录的。而且今天,无论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还是台湾,都没有按两称重的习惯。

因此,“两”指的是一两干面粉。

一面或两面加水和面粉后,重量一般在70g-75g之间。以前有些地方规定一两个饺子是七个。馅料蒸熟后,重量可达140克至150克,煮熟后重量会更重。

而且这个和我们之前叫的七个饺子的重量差不多。

除了有馅的,还有什么会按两卖?

主要是面条、米饭等主食。

最经典的地区是四川和重庆。重庆人习惯早上吃二两小面,宜宾人更讲究。他们经常点三两个面,分别是干拌,红汤,白汤。

同样,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还是两个,也是干面粉的重量。

川渝大部分面条使用碱性水面,当地也叫“水面”。

有些主食按两卖 一两远超50克 这里的两是什么重量单位? 历史趣闻 第4张

一斤干面粉加碱水面一般加三两水,好的面条一斤三两,650克。理论上两两小面130克。

但当地有媒体报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重庆有专门的工商工人去面馆称面条,但不称就要受罚。久而久之,面店老板会挑更多的面条。现在的“二两小面”比实际的多很多。

有人做过实验。他们去了几家面馆买了二良面,称了称回家。他们发现重量基本在180克到200克之间,远远超过了理论上的二两——130克。

所以如果在家煮小面,按照“22=100g面”吃不饱。

一般来说,我们会在食堂看到更多的米饭,尤其是在大学食堂。

不管是一两、二两、三两,都是关于干饭的重量,不然你也不会觉得一大碗三两装的饭才150克。

生米与熟饭的比例一般为1:2.3。一两个米可以做成115克的米,而三两个米做成的米的重量其实是345克。当然,阿姨在食堂握手之后,碗里放了多少饭就不好说了。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可靠的饮食食谱或饮食指南中给出的食物重量通常是生重量。不然一两个米饭,没什么胃口的女生,几口就吃完了。

总之,两成为衡量单位主要食物,是一个特殊时代我们生活留下的痕迹。这个时代并不近,但也不远。但无论如何,开心的一天是当你饱餐一顿的时候。



历史大全内容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