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阳赋》的最新剧情当中,萧綦为王儇重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原本他们大婚的时候,因为萧綦的缘故,害的两人之间产生了很多的误会,但是在后来的相处中,两人却相处的非常好,萧綦也是真心爱护王儇的,但是为什么却还要让王儇喝下避子汤呢?萧綦为什么要这样做?下面就让历史大全网的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上阳赋萧綦王儇重办婚礼 萧綦为何让王儇喝避子汤 上阳赋 第1张

1、萧綦为王儇重办婚礼

萧綦与王儇的婚姻虽然是政治联姻,但两个人还是获得了幸福。二人从相识到相知到相恋,可谓是经历了重重坎坷,才有了如今的圆满。当然萧綦对王儇也是百般宠爱,但在这宠爱的背后,又隐藏了多少明枪暗箭呢?

如今,萧綦却给王儇[文]喝了避子汤,这样的[章]举动,实属让人匪夷[来]所思。难道萧綦对王[自]儇的爱只是假装的?[历]

当王儇有危险的时候[史],萧綦以命相救;当[大]王儇受伤的时候,萧[全]綦亲自喂药;当王儇[网]脆弱的时候,萧綦用[文]心陪伴。甚至萧綦重[章]新给王儇补办了婚礼[来],萧綦说:“我这辈[自]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历]大婚之夜让王儇独守[史]空房”。

是啊,对于女子来说[大],新婚是很重要的。[全]所以,萧綦自知,大[网]婚之夜逃跑,让王儇[文]受尽委屈。于是,萧[章]綦重新给王儇办了一[来]个婚礼。

萧綦做的这些事情,足以证明萧綦对王儇的真心,毕竟只有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紧张、会心疼、会在意。所以,萧綦尽自己的努力,守护在王儇身边。那么,既然萧綦对王儇是真心的,为何让她喝避子汤呢?这要从王儇怀孕开始说起了。

上阳赋萧綦王儇重办婚礼 萧綦为何让王儇喝避子汤 上阳赋 第2张

2、萧綦为什么让王儇喝避子汤

王儇得知自己怀孕时,本想在生辰之日,给萧綦一个惊喜。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王儇就已经小产了。王儇小产那日,亲眼目睹了父亲谋反失败,母亲自刎而死。其实,王儇也是一个弱女子,却承受着这样的悲伤和痛苦,一时之间肯定接受不了。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保住。

毕竟对于王儇来说,[自]母亲很最疼她。当母[历]亲看到王皇后对王儇[史]大打出手的时候,母[大]亲赶紧制止;当母亲[全]看到王蔺惩罚王儇时[网],心里眼里都洋溢着[文]心疼;当皇后和王蔺[章]逼迫王儇嫁给萧綦时[来],母亲极力劝阻,而[自]且还帮助王儇逃婚。[历]

母亲如此疼爱女儿,[史]王儇肯定不能接受母[大]亲突然离开的事实。[全]对于作为父亲的王蔺[网]呢,虽然把王儇当做[文]了一颗棋子,但在王[章]儇心中,他一直是自[来]己的父亲。而如今,[自]父亲却犯下了谋逆大[历]罪,这可是要杀头的[史]

王儇无法接受当初幸[大]福的家庭,就在这一[全]刻破灭了,于是,王[网]儇忧伤过度。从此之[文]后,王儇的身体就烙[章]下了病症,再加上小[来]产对身体的损害极大[自],所以王儇的身体再[历]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史]。萧綦心疼这样的王[大]儇,甚至埋怨自己没[全]有保护好心爱的女人[网]。毕竟,对萧綦来说[文],王儇是心尖儿上的[章]人。

其实,最让萧綦担心的是,是太医的话,太医说:“王妃的身体,不能再孕育孩子了,一旦怀孕,王妃就有性命之忧”。萧綦想保护王儇,不想让王儇为了生孩子,而把自己的性命置于度外。对萧綦来说,只要王儇活着就好。所以,萧綦才会让王儇喝避子汤。不得不说,萧綦的做法,虽然有些不妥,但对王儇的真心,实在令人感动啊。

上阳赋萧綦王儇重办婚礼 萧綦为何让王儇喝避子汤 上阳赋 第3张

3、王儇不能生育

王儇回了府里,但萧綦还没有回来,她派人去找萧綦,说今夜一定要等到萧綦回来。天渐渐亮了,诏狱的将士来叫王蔺,说时辰到了,王蔺让人拿了盆水,好好地梳洗了一番,才不慌不忙地奔赴刑场,而王儇一直寻找的萧綦,则就在天牢门口等着王蔺,说是来送王蔺最后一程。但萧綦却没有将王蔺带到刑场,而是拿出一份自己从皇帝那求来的密旨交给王蔺,原来萧綦还是用了那块免死金牌,救了王蔺的性命,不管怎么样,王蔺都是王儇的父亲,是他的岳父,他不得不救。

他告诉王蔺,自己也[来]通知了王夙和王儇,[自]两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历],王蔺却只让萧綦好[史]好照顾王儇,自己就[大]不见王儇他们了,王[全]蔺上车想走,王儇正[网]好赶到,奋不顾身地[文]在王蔺车后追赶着,[章]叫着父亲,王蔺心疼[来]不已,但还是心狠地[自]没有让人停车,王儇[历]体力耗尽,只能看着[史]王蔺渐渐远去,但王[大]蔺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全],这让她十分感谢萧[网]綦。太后也得知了王[文]蔺离京的消息,对萧[章]綦用免死金牌救王蔺[来]的做法有些感慨,但[自]他还是吩咐下人,在[历]王蔺临近北境的时候[史]动手,决心要将王蔺[大]置于死地,深夜,有[全]几名刺客闯入了王蔺[网]的房间。

萧綦回到府中,太医[文]给王儇诊治了一番,[章]说王儇的身体有些不[来]妙,王儇当初在宁朔[自]受的伤已经伤了元气[历],又经过连日奔波,[史]情绪起伏,今后的身[大]子可能很难受孕,而[全]且就算有孕,到生子[网]之时,又是一道生死[文]难关,萧綦面色凝重[章],问太医如果王儇不[来]生孩子呢,太医则说[自],如果不生孩子,就[历]没有性命之忧。

王儇为了调理身子,住到了慈安寺中,慈安寺里有长公主的气息,王儇的心里也渐渐平静了许多,徐姑姑在她身边照顾着。另一边,宋怀恩找到萧綦,将最近京城中的流言蜚语告诉了萧綦,京城里盛传王氏家族已经没落,现在掌握大权的是萧綦,还说萧綦和王儇已经是貌合神离,甚至说王儇没有参加登基大典,又去了慈安寺,是不祥的征兆,萧綦觉得有些荒谬,打算回到京城里去。

历史大全历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