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夙和桓宓虽然是夫妻,但是两人之间的感情一直并不好,甚至桓宓经常和二皇子自律偷情,但也能看得出来,桓宓原本和二皇子两人就是相爱的,只是王夙出现拆散了两人。但两人的婚事也是王蔺作主的,而在最新剧情中,长公主也回忆了当年王蔺坚持要让他们成婚的原因,那王夙是真的喜欢桓宓吗?王夙最终又怎么样了呢?今天就让历史大全网的小编带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上阳赋王夙喜欢桓宓吗 王夙最后怎么样了 上阳赋 第1张

1、王蔺为何让王夙娶桓宓

第二天一早,王儇便去了慈安寺探望长公主,王儇劝说长公主和自己回家,长公主却说自己早就没有家了,她看到王儇平安回来,心里已经没有牵挂了,两人交谈间,长公主说起王蔺一辈子心高气傲,唯一耿耿于怀的,就是娶了她,可是在王儇的记忆中,父母两人一直是伉俪情深。

长公主无奈一笑,问[文]王儇知不知道韩氏,[章]王儇隐约听徐姑姑提[来]起过,她是王蔺唯一[自]纳过的妾,在王儇出[历]生之前就已经病逝了[史],长公主说韩氏不是[大]病逝,而是被太后赐[全]下鸩酒,毒死在王蔺[网]眼前的。后来,长公[文]主因为心里愧疚,处[章]处谦和忍让,再无长[来]公主的盛气,这么多[自]年过去,长公主以为[历]王蔺已经淡忘了这件[史]事,直到王夙大婚时[大],长公主才听到了王[全]蔺内心的想法。

本来长公主要为王夙[网]挑一名出身好的女子[文],但王夙却看上了桓[章]宓,王蔺得知后,不[来]顾桓宓已经和子律订[自]婚,一心要帮王夙娶[历]到心上人,长公主十[史]分反对,和王蔺争吵[大]起来,问王蔺要怎么[全]样才能改变主意,王[网]蔺则说如果韩氏能死[文]而复生,那自己就能[章]改变主意。

听完这个故事,王儇久久不能言语,王蔺不想让自己的遗憾在王夙身上重演,这才不顾夺人所爱,也要成全王夙。聊了许久,长公主把王儇送出慈安寺门外,她说等再给王儇庆一次生,她就削发出家,王儇怎么劝也劝不动,只好先离开。

上阳赋王夙喜欢桓宓吗 王夙最后怎么样了 上阳赋 第2张

2、王蔺对王夙的父子情

上阳赋》中,王蔺几乎每一次与长子见面不是打骂就是赌气。他恨这个儿子不争气,恨王家没有一个能够站出来帮助自己的男人。作为家主,王蔺需要面对谢家的竞争还需要维护王家在皇帝心中的位置。唯一能帮助自己的亲信之人还是一个废物,王蔺恨王夙不争气。

但是,你知道吗?其实在王蔺的心中,长子才是他最心疼的人。王夙与桓宓的婚姻其实并不是王蔺的权谋,恰恰相反这段姻缘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的错爱。

当年桓宓其实早已经[来]和二皇子订立婚约,[自]两人情投意合,本该[历]幸福的在一起。可是[史]王夙却看重了桓宓。[大]王蔺深知自己当年为[全]爱情遭受的罪,他不[网]能让自己的儿子重蹈[文]覆辙,所以冒死求皇[章]帝撤销婚约。

迫于王家在当朝的压[来]力,皇帝不得不取消[自]了二皇子与桓宓的婚[历]约,让王夙娶了她。[史]于是也就有了桓宓与[大]二皇子偷情的剧情出[全]现。虽然王夙非常喜[网]欢桓宓,但是桓宓却[文]从来只是应付。王蔺[章]看似成全了儿子的爱[来]情,其实把王夙逼成[自]了自己一样的境地,[历]婚姻都成了一个摆设[史]

王蔺把自己的痛隐藏起来,弄巧成拙反而孩子儿子。所以说,王夙如今的不幸也是王蔺一手造成的。

上阳赋王夙喜欢桓宓吗 王夙最后怎么样了 上阳赋 第3张

3、子律是个怎样的人

二皇子因为没有朝中大臣支持,又不得大成皇帝青睐,因此在三位皇子中,是力量最弱的一位皇子,但是他善于伪装自己,表面是纵情声色犬马,暗中勾结朝中颇有势力的桓公,也就是桓宓的父亲,积攒力量,图谋皇位。

二皇子在朝堂上唯唯[大]诺诺,拜见太子时低[全]头哈腰,一幅遵从乖[网]顺的模样;即使是见[文]到三皇子时,也不忘[章]吹捧一番,总之在三[来]位兄弟当中,也就属[自]于他最没有存在感。[历]

二皇子在桓公的秘密[史]支持下,擅长浑水摸[大]鱼之道,并且从中渔[全]利。在宁朔将军萧綦[网]斩杀忽兰王后,被封[文]为异姓藩王之前,二[章]皇子借着反对封王的[来]机会,秘密斩杀掌管[自]兵部的顾太傅,削弱[历]琅琊王氏的力量。

在萧綦被封为豫章王[史]之后,皇帝点拨谢侯[大],把女儿谢婉如嫁给[全]豫章王,借机好控制[网]豫章王手下的二十万[文]宁朔精锐将士,也是[章]二皇子暗中捣鬼,把[来]谢婉如送到太子的房[自]间,以断绝谢家和豫[历]章王萧綦的联姻,削[史]弱谢家的力量。

二皇子还有一个特点[大],那就是好色如命,[全]在青楼是他还被衙役[网]碰见过,而且他也成[文]功勾搭王蔺的儿媳妇[章]桓宓,也就是桓公的[来]女儿,二人经常幽会[自],王蔺的儿子王夙对[历]自己媳妇桓宓不感兴[史]趣,但是他绝对不知[大]道还有这么一顶硕大[全]的绿帽子在头上。

二皇子这招最狠,勾[网]引桓宓可谓是一举三[文]得,既满足他自己的[章]好色之心;又能拉拢[来]桓公为自己所用;最[自]重要的一点,如果琅[历]琊王氏王蔺有不臣之[史]心,即使夺得帝王之[大]位,将来还是要有王[全]夙的嫡长子继承王位[网],算起来还算是二皇[文]子的儿子,依旧是马[章]家的江山。

二皇子没有王氏家族和谢氏家族的支持,又被皇帝奚落,自然是拿了一手烂牌,但是他善于伪装和示弱,通过浑水摸鱼的方式,积攒力量,暗中搅动朝中风云,从中渔利,但是,从某种角度上看,他这样的人最阴险,也是最难相处的,很有可能是那种,表面嘻嘻哈哈,背地里朝你捅刀子的狠人。

历史大全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