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中,石晋这个角色令不少观众心疼,虽然大家已经习惯男二号对女主付出无果的设定,但每次看到石晋失落的样子,还是难免让人同情。其实石晋不仅喜欢班婳,他还非常羡慕班婳。石晋也曾想同班婳那样,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但石晋一直被石家所禁锢,自己能选择的东西太少,这也是两人之间最大的区别。而他和容瑕相比自然也是落了下风,最后和班婳遗憾错过。

我就是这般女子石晋黑化了吗 石晋和班婳遗憾错过 我就是这般女子 第1张

1、石晋黑化了吗

石晋并没有黑化。从剧情里看,石晋和班婳其实早就相识,但是这些年来,石晋这个大业第一武将一直征战在外,所以两人相处的机会并不多。

班恒被谢家诬陷那一[文]次,石晋作为这桩案[章]件的负责人,班婳去[来]牢里看望弟弟的时候[自],也就顺利地遇到了[历]他。

因为当时石晋需要调[史]查取证,班婳也不好[大]多说什么,只好暂时[全]走出了牢房,在外面[网]等待石晋问班恒话。[文]

不过短短两分钟,石[章]晋就冲了出来,满脸[来]羞怯的笑意。也就是[自]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历]就已经发现石晋可能[史]早就喜欢上了班婳了[大],只是因为他没有说[全]出来,所以班婳并不[网]知道他的心意罢了

班婳拜托石晋帮弟弟[文]洗脱冤屈,石晋想都[章]没想就满口答应了,[来]说自己一定会帮班婳[自]查出真相。

班婳说石晋跟自己一[历]样是至情至性的江湖[史]儿女,不像传说中的[大]那般不好相处,只是[全]她并不知道,石晋只[网]是在她面前才会这么[文]和善,在其他人面前[章],石晋绝对不是这样[来]子的。

这世间男女,无论他们在别人面前是怎么样的,但是一旦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他们马上就会换成另外一副模样,有人羞赧,有人和善,有人温柔……一切都只源于一个爱字。

我就是这般女子石晋黑化了吗 石晋和班婳遗憾错过 我就是这般女子 第2张

2、守护班婳

与无牵无挂的相比,石晋想要跟班婳走到一起,难度实在太到了一些。为了找到虎符,石相走出了沈钰那步棋,提前带走了沈钰的未婚妻,就算别人知道了这件事,也无据可查,另一方面,县命令沈钰在班家死缠烂打,然后又让沈钰高中探花,这样一来,沈钰自然就可以顺利进入班家实施后续的计划了。

虽然沈钰很反对这桩[自]“婚事”,但是他们[历]根本找不出合适的理[史]由来推脱。幸好有容[大]瑕的存在,不仅查到[全]了沈钰的出身情况,[网]更是找了一个假王氏[文],揭穿了沈钰的真面[章]目。

本就是爱憎分明的女子,被沈钰这样骗了,班婳忍无可忍,当街就对沈钰大打出手,虽然当时的社会舆论都站在班婳这边,但是此时的沈钰毕竟还是殿试探花,皇上钦点的官员,如果任由班婳这么闹下去,势必很难收场。

就在这时候,石晋出[来]现了,及时阻止了班[自]婳。看到石晋阻止班[历]婳,李小如和沈钰自[史]以为得势,马上就要[大]石晋抓走班婳,“这[全]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网],看到石晋厉声呵斥[文]沈钰的时候,我们还[章]是感受到了他的偏爱[来]。后来,容瑕拉走了[自]班婳,石晋满眼都是[历]失落。

说实话,这一节故事[史]里,我真的怀疑容瑕[大]就是看出了石晋对班[全]婳有意思,才专门拉[网]走班婳的。可能在石[文]晋的内心里,他肯定[章]也想像容瑕一般任性[来],但是身为石家人,[自]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历],他根本没办法随心[史]所欲。

不由得开始心疼起这孩子来,跟容瑕相比他已经输了不止一星半点。

我就是这般女子石晋黑化了吗 石晋和班婳遗憾错过 我就是这般女子 第3张

3、和班婳遗憾错过

回家之后,石晋才知道,其实这件事,都是自己父亲在捣鬼。没有了沈钰这个内应,石相打算参班家一本,石晋听到之后,马上站出来阻拦,让父亲不要这样做,虽然石相没有继续掺和,但是谢伯爷还是鼓捣了一群人,写奏折在朝堂上搞事情。

看到奏折之后,皇上[大]陷入了纠结之中,面[全]对大臣们的巧言令色[网],容瑕马上站了出来[文],说这件事是沈钰骗[章]婚在先,才有了后来[来]的一连串事情。

眼看容瑕有可能招架[自]不住,石晋也站出来[历]帮班婳作证,还原了[史]事实真相——“沈钰[大]骗婚在先,班乡君打[全]人在后,过程中,乡[网]君曾言要替皇上教训[文]这个斯文败类,足见[章]乡君心中有皇上,也[来]替皇上被沈钰蒙蔽叫[自]屈,是以微臣认为,[历]乡君对皇上并无不敬[史]之意。”

一番话滴水不漏,虽[大]然依旧有人要坚持惩[全]罚班婳,但是沈钰还[网]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文],加之后来大长公主[章]又站出来护犊子,班[来]婳不仅没有受罚,反[自]倒从乡君升级成了郡[历]君。知道哥哥的心意[史]之后,为了能够得到[大]容瑕,石飞仙也开始[全]想办法撮合石晋和班[网]婳,只是很可惜,经[文]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章]班婳和容瑕早就彼此[来]心仪,目前只隔着当[自]年的事情,才没有正[历]儿八经开始谈恋爱。[史]

只要当年的事情真正[大]说开了,班婳和容瑕[全]也就没有了阻碍,自[网]然就可以正式谈恋爱[文]了。至于石晋,虽然[章]很早就出现在了班婳[来]的生命里,但是班婳[自]初次动情的人却不是[历]他,再加上错综复杂[史]的朝局和几大家族的[大]矛盾,注定只能成为[全]班婳生命里的过客。[网]

他的那份喜欢,也注定只能始于暗恋,止于错过了。

历史大全内容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