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亚人群的奠基者父系:C2b-F1067的各下游支系

东欧亚人群的奠基者父系:C2b F1067的各下游支系 C南支C2b F1067数据分析 南支分布地域在哪? 第2页 祖源 单倍群 汉族 第1张东欧亚人群的奠基者父系:C2b F1067的各下游支系 C南支C2b F1067数据分析 南支分布地域在哪? 第2页 祖源 单倍群 汉族 第2张

本文中,我们识别出了很多近乎独特地分布在东欧亚地区不同人群中的下游支系。比如,C2b-F8465成为蒙古语人群的独有支系。C2b-CTS2657在朝鲜族中有很多下游支系,在人群中占的比例很高。我们认为C2b-CTS2657是朝鲜族/韩国人的重要奠基者父系之一。

C2b-F1067的绝大部分支系都出现汉族中。这些支系也都是汉族人群的奠基者父系之一。C2b-F3797之下有多个藏缅语人群的支系。因此,也算是藏缅语人群的奠基者父系之一。但数据过少,还不清晰。

孔子家族基因研究

C2b-F10036作为孔子家族的候选父系之一在此前的一项研究中,曲阜孔氏有46%(515/1118)的男性属于C2-M217。且这些人的Y-STR彼此较为接近。为此,我们重点关注这个支系。

本项目纳入了数个曲阜孔氏的样本。研究发现所测的孔氏属于C2b-F10036–F16605。这个支系在距今3.6千年到2.2千年间发生了持续而快速的分化。这种分化模式与商代(~1600–1027 BC)和宋国的历史(~1025–286 BC)非常吻合。为此,我们提出,C2b-F10036可作为孔子家族和商王室的候选父系之一。

不过,Q-M120在曲阜孔氏的比例也很高。需要古DNA的研究来提供更确切的证据。

达延汗家族父系

古人中的C2b-F8465和达延汗的父系此前的研究,我们说明M407是蒙古语人群的主要父系之一。这篇文章提供了更详细的谱系。另外一项研究揭示蒙古国的达延汗后裔同属于M407的一个独特下游支系。本研究也纳入了数个达延汗的后裔。测试得到,达延汗的后裔的父系属于M407和F8465的下游支系F8536。

关于这些父系支系的演化历史,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参考考古学方面的研究,我们推测C2b-M407最初源自我国东北南部的人群。当地的新石器时代人群及其后裔创造了小拉哈文化和白金宝文化。此后汉书二期文化和红马山文化中来自鲜卑的因素逐渐增加。到了两汉时期,上述文化的区域都被纳入鲜卑—室韦人的区域。

推测,以C2b-M407为主要父系的人群在上述过程中融入了“原蒙古人”之中,最终演化为现代蒙古语人群的重要父系类型之一。

父系C2b-F845

父系C2b-F845的历史尚不清晰。这个父系可能与远古的汉藏语人群在西南地区的扩散有关。在今天,这种父系几乎见于西南地区的所有人群之中。这可能可以归因于距今6000年以来这一地区人群的反复融合。部分样本的姓氏信息提示这一父系可能是多个古代大家族和土司家族的父系类型。这些家族的历史活动和长期统治可能是这一父系在西南地区非常繁荣的原因之一。

总之,本文研究了大量的序列,加深了对C2b-F1067这一支系的演化历史的认识。我们主张,以C2b-F1067的下游支系为主要父系的古代人群参与了现代东欧亚人群的形成过程,是这些人群的奠基者父系之一。

历史大全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