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联大以前都是北学制,北京、天津不在国民党直接控制的地区,他们本来就有自由散漫的传统,抗战期间迁往云南,并受到地方势力的保护,这种传统没有任何组织纪律,没有点名,没有排队唱歌,没有喊口号。早睡没人催你起来,晚睡没人管,几天没人上课,连人不见也没人过问,个人行为绝对自由。

西南联大出了哪些人才 联大著名的老师都有谁? 沈从文 陈寅恪 大学 第1张

一位名叫邹承鲁的院[文]士,曾经是西南联大[章]的学生,他对生物化[来]学有很大的贡献,6[自]0年代他们成功地研[历]制了胰岛素。有一次[史],记者在采访他时问[大]他:「为什麽当时条[全]件很差,西南联大也[网]不是很大,却培养了[文]这么多人才?」他的[章]回答很简单,只有两[来]个字:自由。

自由自在有一个好处[自],那就是你可以做你[历]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史]喜欢看的书去看,喜[大]欢听的课去听,不喜[全]欢看的课去不听。这[网]很不错,很合我的口[文]味。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章]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来]和南开大学在长沙成[自]立西南联大,因日军[历]轰炸长沙,被迫迁至[史]昆明。

例如那个时候,同学们有什么立场,但并没有很大的思想或政治隔膜。寝室各系、各级别的同学都有,晚上没事的时候,大家就会在海阔天空的闲聊一阵。有些人骂蒋介石,有些人支持蒋介石,大家争论起来,有时还挺激烈的。但争论结束后,关系仍然良好。

当然,学生质量也很[大]重要,联大的学生水[全]平确实很好,但更重[网]要的是校园氛围。天[文]下有才之人,才之必[章]有才;天下有才,不[来]分时代,不分国家;[自]问题在于给不给他自[历]由发展的条件。

不求知识、不求思想、不求个性的发展,就不会有人的创造性,而人的创造性才是第一生产力。假如每个人只念佛、背诵经文,开口都说同样的话,那就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当然,绝对的自由是不可能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样会侵犯到别人。但在这一范围内,个人自由越大越好。

西南联大出了哪些人才 联大著名的老师都有谁? 沈从文 陈寅恪 大学 第2张

四个系,我在西南联[史]大读过,但都没读懂[大]。当我在中学参加考[全]试时,我问一个同学[网]:“你考什么专业?[文]”“像我们这样没有[章]学识的人只能读文科[来],读得好的就应该去[自]读理工科。”由于那[历]时大家都觉得,读文[史]科生没意思,这是当[大]时的社会风气,所以[全]我一年级念的是工科[网],读土木系。

说起这件事,我觉得[文]很有趣,中学时根本[章]没有想过将来要学什[来]么专业,只是看了丰[自]子恺的《西方建筑演[历]说》,从希腊罗马,[史]一直说到中世纪教堂[大]建筑,觉得很有趣,[全]便想学建筑。

一年级工学院没有专[网]业限制,学习机械系[文]的公共必修课。比如[章],基本微积分,普通[来]物理,这两门都很重[自]要,还有投影几何,[历]地图学。第一学期我[史]还是很认真的学习,[大]但是到了第二学期,[全]兴趣就完全消失了,[网]把所有的工夫用来读[文]诗,看小说。于是决[章]定改行,拿梁启超的[来]东西来看看,诸如此[自]类,开始有意识地增[历]加了一些文科知识。[史]

那时候转系很方便,只要学分念够了就可以随便转,没有学分不足也可以补,最多再读一年。我想搞文理学院,不知道为什么选了历史系。

西南联大出了哪些人才 联大著名的老师都有谁? 沈从文 陈寅恪 大学 第3张

如今我也80多岁了[大],回忆起这一生中最[全]美好的时光,还是联[网]大那7年——4年本[文]科,3年研究生。那[章]当然也是物质生活很[来]艰苦的一个时期,但[自]幸福并不等于物质生[历]活丰富,尤其不等于[史]金钱丰富,那么美好[大]的东西在哪里呢?

幸福有两个条件,我[全]想。首先,你必须感[网]觉到个人的未来是光[文]明和美好的,但它却[章]很模糊,很模糊,不[来]一定有什么明确的目[自]标。另一方面,整个[历]社会的前景也必须一[史]天天地好起来,如果[大]整个社会继续腐化下[全]去,个体就不可能真[网]正幸福。这两个条件[文]碰巧在我上学时同时[章]存在。

那时是战争年代,但因为战争,所以似乎直觉地、含糊地,但又十分肯定地认为:战争一定会胜利,胜利之后,世界一定会很美好,生活一定会很美好。在那个时代,我不是独来独往,我相信大多数年轻人都有这种模糊感。因此,当时,尽管物质生活很艰苦,但却总觉得幸福并不遥远,是一种期待和可以实现的。

要是陈寅恪值一美元,那个沈从文一分钱也没有

那时我们真的很自由,喜欢的课可以随意去听,不喜欢的课可以不去。我不喜欢听姚从吾老师的课,他教的是历史系的专业课程,可我一直没上。

政治系主任张奚若先[来]生的两门课:《西洋[自]政治思想史》和《近[历]代西方政治思想史》[史],我没有选过,没有[大]考试,也没有算分数[全],但从头到尾都听过[网],深受启发。而现在[文],我的专业也成了思[章]想史。

大学实行学分制,文[来]学院需要四年共修1[自]32学分,工学院需[历]要144学分。这些[史]课程中有三分之二必[大]须通过。例如一年级[全],文科生要学习自然[网]科学,理工类国文是[文]必修课。再加上英文[章]也是必修课,6学分[来],不及格不行。

在历史系里,按照规定,中国史要学两个断代。对于哪两种断代,你自己选择吧。由于当时我对中国古代史不感兴趣,所选的两部均为近代,一部为姚从吾先生的宋史,一部为郑天挺先生的明史。

那时姚从吾先生是北[自]大历史系的主任,但[历]我们都觉得姚先生那[史]一年口才不好,说话[大]也不好,所以不想去[全]上课。但是后来姚先[网]生去了台湾,做了中[文]研院院士,而且后来[章]又培养出了一批中青[来]年历史学家,实在是[自]令人惊讶。看得出,[历]以言取人,以貌取人[史]是多么不可靠。

原来,郑天挺先生是[大]北大秘书长,教我们[全]明史、唐史、清史。[网]他的话很有条理,是[文]一二三四,ABCD[章],从头说起。什么样[来]的政府组织,财政来[自]源,有什么样的基本[历]资料等等,都比中学[史]的课程要高一层,只[大]是讲得更细致一些。[全]这种讲课方式在联大[网]很少见,当然也有它[文]的优点,对于尚未入[章]门的同学,可以有系[来]统的了解。

然而,郑老师的演讲确实很有意思。回忆起朱元璋时,特别提到自己的相貌,那可真是旁征博引,某书怎样记载,某书怎样说。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照中国的传统说法,明太祖的形象是“五岳朝天”,给人很深的印象,也让人感到恐怖。

其它名人课,出于好[自]奇,我也听过一些,[历]比如沈从文先生的中[史]国小说史。那堂课人[大]数不多,大概只有六[全]七个人听,我在旁边[网]听了几次,也没听完[文]

沈老师讲课字斟句酌[章],速度很慢,但我觉[来]得他确实是个学者。[自]与我们说东一句西一[历]句连在一起的时候不[史]同,他的每一句话,[大]每一个字都极具逻辑[全]性,如果能把他的课[网]记录下来,就是一篇[文]很好的文章。

他对“金瓶梅”的评价很高,我现在仍然印象深刻。以前,《金瓶梅》被视为淫书,非正史小说,民国以后才被禁止。但是沈先生很欣赏这本书,认为它对人情世态的描写十分深刻,《红楼梦》在许多地方都继承了《金瓶梅》的传统。

他学习很刻苦,但是[章]没有任何学历,甚至[来]连中学都没有读过,[自]而且还当过兵。之后[历]他去大学教书,还是[史]教授,所以经常被学[大]院派白眼。

还记得一个同学跟我讲,刘文典在课堂上公开地说:“沈从文居然也评教授了……要讲教授呢,陈寅恪能值一元钱,我刘文典一毛钱,那沈从文就只值一分钱了。”

西南联大出了哪些人才 联大著名的老师都有谁? 沈从文 陈寅恪 大学 第4张

(刘文典)

钱先生出了名,我就[全]跑去听他说。他的课[网]基本上是英文授课,[文]偶尔会加上中文。但[章]他有时候似乎有点喜[来]欢玄虚,不是很清楚[自]的把它讲出来,而是[历]提示你,要靠你自己[史]去体会。因此,非智[大]者才能与之并驾齐驱[全],愚者则无法与之对[网]抗。

此外,当年我在清华[文]的四个导师中赶上了[章]陈寅恪,他教授的是[来]隋唐史、魏晋南北朝[自]史。但那时我只是工[历]学院的一名新生,没[史]有资格上这门专业课[大]程。在陈老师的课上[全]正式上课的人不多,[网]大概有七八个。但是[文]陈先生非常有名,大[章]家都知道他是个打斗[来]高手,所以经常有人[自]趴在窗户上听,而我[历]却被夹在里面。

课堂上,陈老师进门[史],拿起书包放在桌子[大]上,然后打开书。但[全]他基本上不看,因为[网]他对这些资料都很熟[文]悉,历法很多,张口[章]就来,就是引经据典[来],从古书里引经据典[自],原文是什么。

假如按解放后的标准[历]来看,没有教案,全[史]是信口开河,他那一[大]套教学方法是不够的[全],但是解放前允许这[网]种教学方法。他说话[文]有口音,说得不太好[章],也不是那种靠口才[来]取胜的老师。并且他[自]说的太专业了,引用[历]的古书我们都没看过[史],所以根本就不懂。[大]

他在英国任牛津大学做讲座时,在次年离开了学校。由于德国刚刚攻占法国,马上就要打海战,英国正面临危险,必须留在香港。

陈寅恪:“最后一个大儒”(1890~1969,点击购买《陈寅恪最后二十年》)

为了超越前辈,不可向前人拜倒而去

当时我们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特别是老师们更加艰苦。战前一个月,冯友兰等教授的工资是四五百大洋,那时在北京差不多能买四合院。但是,战争过后,情况越来越糟糕。一九三七年打到三十八、三十九年,物价大涨,造成通货膨胀,使整个经济崩溃,最终连饭都吃不饱。

在西南联大的时候,[全]吃喝穿住都很差。一[网]个茅草屋,四十人上[文]下通铺着,有点像我[章]们70年代五七干校[来]的宿舍。由于生活不[自]安定,有的人休学了[历],有的有钱人在外面[史]自己租了个小房子。[大]还有些根本就是在外[全]面工作,比如在外县[网]教书,考试前不回来[文]。寝室经常住不满,[章]但也有二三十人,非[来]常拥挤。

在我的宿舍里,有一个后来出名的作家,名叫汪曾祺。在我的同龄人中,他年龄差不多,都是十八九岁,只是个小青年而已。但是那时候他留了很长的头发,穿着一件破旧的蓝布衬衫,扣子只扣了两个,拖鞋也没跟脚,经常说笑话,抽烟,很颓废,完全是中国老知识分子派的样子。

西南联大出了哪些人才 联大著名的老师都有谁? 沈从文 陈寅恪 大学 第5张

这一年的困难,恐怕[自]今天难以想象。但好[历]的是不要钱,上学、[史]吃饭都不要钱。一个[大]月一次的借钱给学生[全],不用还,跟现在的[网]情况有很大的不同。[文]假设当时要收取学费[章],我相信大多数学生[来]是上不了课的。不仅[自]上不了,连名流也上[历]不了,杨振宁也不例[史]外。

那时,教授的钱太少[大]了,而杨振宁的父亲[全]杨武之是一个数学系[网]主任,他的家境贫寒[文],没有足够的食物,[章]还要去上学?上学不[来]是经商,不能因为年[自]龄小。


历史大全89769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