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之分子人类学盛行,大家愈来愈关注自身的先祖究竟来源于哪儿!可是互联网上能够查找到的大部分全是民科愤青之作,今日我们不探讨中华民族,仅仅讲讲这些在分子人类学中广为流传许久的谣传。

由于澳大利亚原著群体有较高占比(60%+)的Y性染色体单倍体群C,因此评定全部携有C的群体全是棕色人种,而携有高频率C2b的蒙古族、通古斯、哈萨克等阿尔泰语系族群就是棕色人种的北支。

澳大利亚的土著居民携有高频率的单倍体群C是正确的(论文参考文献:Revealing the prehistoric settlement of Australia by Y chromosome and mtDNA analysis, 2007.全篇连接:http://www.pnas.org/content/104/21/8726.full)但难题取决于民科的C相当于棕色人种的推理。

第一:澳大利亚原著群体除开单倍体群C以外,还包含民科常说的“黄白种族”、“原始欧亚种族”等单倍体群F及其其支系K*等,为何同为澳大利亚人的单倍体群,如何就C变成棕色人种而F变为了“黄白种族”了呢?

第二:棕色人种是传统式人类学的定义,学名为澳大利亚人种(Australoid),其包括的族群诸多,主要包括澳大利亚、巴布亚、美拉尼西亚的原著族群,及其东南亚地区等地的尼格利托群体,而依据知名人类学家Huxley广泛接纳的人种分类基础理论,印度、斯里兰卡等地与维达人有关的族群也应归于澳大利亚人种的大族群,并不是民科主观臆断的觉得只能澳大利亚土著居民才算是棕色人种(澳大利亚人种)。显而易见这般普遍的棕色人种族群中,真实携有高频率C的族群并非大部分,最少并不是所有族群,而别的群体绝大部分全是F特别是其支系K,也就是O的祖先型或是平行面的弟兄支系,那麼为何只能棕色人种族群携有的C是棕种遗传基因,而棕色人种族群一样高占比携有的F以及支系就并不是棕种遗传基因了呢?民科自以为是的小把戏,和在其中对棕色人种族群的深深地岐视及其对一样携有高频率C的许多北方地区族群的刻骨铭心憎恶,当然也就显而易见了。充分考虑篇数不足,这儿仅看一下与澳大利亚原住民亲缘关联和自然地理间距近期的美拉尼西亚群体的Y性染色体单倍群的构成状况,很显而易见,按民科界定,诸多棕色人种的美拉尼西亚族群都变成100%纯碎的F和其支系K的说白了“原始欧亚种族”、“黄白种族”、“新亚洲人”这些。

论文参考文献:Reduced Y-Chromosome, but Not Mitochondrial DNA, Diversity in Human Populations from West New Guinea, 2003

第三:由于携有C的群体相对性偏少,且现阶段发觉的支系总数很不足,因此都以C1\C2的次序先后排开,但并不等于国内常见的C2和别的C的亲缘关联更近,另一方面,F的支系诸多,因此以多个英文字母先后取名,但并不等于F支系间的亲缘关联更近,例如北亚的C2b与澳大利亚C1b中间的亲缘关联,不比亚太地区的O与澳大利亚的 K*亲缘关联更近,实际上O刚好就是K的中下游支系。因此,携有C的群体能够是棕色人种、还可以是高加索人种的印巴支系,更能够是蒙古人种或是哈萨克那样的接近蒙古人种和高加索人种中间的南西伯利亚种族(图兰人种);一样,携有F的族群还可以是棕色人种、蒙古人种、高加索人种、乃至尼格罗种族。此外,民科总以CD连用于差别F,但实际上在系统软件树枝,C与F共享祖先CF,D与E(尼格罗种族普遍单倍体群)共享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