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家楼结义的瓦岗寨四十六友都是隋唐好汉,他们先于瓦岗寨聚义反隋,义薄云天,起先以程咬金为先,后来李密被李密取代,为唐朝效力,后来李密被废,为唐朝效力。曾经发誓兄弟几人同心协力,决不会投奔唐,立志共创一番事业,到最后也逃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单雄信死时为什么喊秦琼名字 还要喝程咬金的酒? 瓦岗寨 李世民 秦琼 程咬金 单雄信 第1张

瓦岗一炉香

隋朝末年,隋炀帝骄奢淫逸,整天寻欢作乐,不理睬朝政,百姓流离失所,无奈之下,只好举起反抗的旗帜,希望通过起义推翻隋朝的腐败统治。大批林中好汉纷纷加入瓦岗寨大军,单雄信和秦琼等人也加入其中。

单雄信是很正直的人。原本在二贤庄时期,他不时地义无反顾、扶危济困。武艺也很高,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后在瓦岗寨的另一面,单雄信带着满腔的热血和朋友徐世望来到了这里。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之常情。

单雄信死时为什么喊秦琼名字 还要喝程咬金的酒? 瓦岗寨 李世民 秦琼 程咬金 单雄信 第2张

秦琼、程咬金、罗成[文]、徐茂公这几个兄弟[章],也都是响当当的绿[来]林好汉。武艺相称,[自]人品不赖。正是单雄[历]信的胃口。就这样从[史]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大]英雄们。于是学着桃[全]园三结义的样子拜佛[网],便有了瓦岗一根香[文]

在瓦岗结义之后,各[章]位绿林好汉也非常努[来]力,每天都是打杀杀[自]一刻不敢懈怠。最后[历],瓦岗寨的队伍渐渐[史]壮大起来。最初是程[大]咬金做这个寨主,初[全]期寨子治理得还不错[网]

但程咬金这个人也许不太喜欢轻松,追求刺激。也许是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太平静吧,在瓦岗寨做寨主也没什么挑战,所以把这个位置让给了李密。李密上任后兴高采烈,没过几天就开始狂妄自大,胡作非为。一些绿林好汉知道自己不会有什么前途,于是各自分道扬镳,重新走上自己的道路。

以前的兄弟变成敌人

秦琼、程咬金、罗成、徐茂公等离开瓦岗寨后,几人投奔李世民,单雄信投奔了王世充。难道只有雄心会变心?肯定没有。不能自立,他只能投靠王世充。因为他绝对不能投靠李世民。

单雄信与李渊有着深仇大恨。可信的说法是,几年前单雄信的父亲单禹奉命率军镇守东昌,恰巧碰到李渊的猛攻,双方激烈交战了七天七夜,单禹的父亲单禹受命率兵攻打李渊,结果单禹被命令率军攻打东昌。因此这份单雄信对李世民一家可谓恨之入骨,绝对不可能投奔他。

单雄信死时为什么喊秦琼名字 还要喝程咬金的酒? 瓦岗寨 李世民 秦琼 程咬金 单雄信 第3张

起先秦琼和程咬金还[文]有罗成本是跟随单雄[章]信一起投奔王世充。[来]可王世充这人实在太[自]差劲了,不会赏识人[历]才,不会管教部下,[史]人品、才智、智商,[大]各方面都不顺。相较[全]之下,李世民样样精[网]通的文韬武略,那俩[文]人自然就投靠了李世[章]民。

单雄信生性聪慧,当然懂得智慧,但也只能无奈的继续为王世充效力,因为他根本没有可能追随他仇家。这时,徐茂公劝说秦琼,程咬金和罗成三人离开了别处,单雄信也因此与罗成结盟。如此往昔兄弟便分道扬镳,可谓道不相容。一个朋友,一个敌人,一个朋友。

单雄信与李世民过节

刚刚谈到单雄信与李渊有不共戴天之仇。既有爱屋与乌,那必有恨屋及。单雄信寻思父债,既然李渊为自己的家人感到抱歉,那就让李世民来偿还。李世民曾在林中漫步时,碰上了单雄信。

单雄信见李世民立即变得通红,便二话不说拔出一把剑要将李世民砍死。老友徐茂公的苦苦哀求使他放下屠刀。原来,李世民一直很欣赏单雄信,还想把他收为手下,可现在却出了这种情况,他惊慌失措,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况且这不是李世民唯一一次差点死在自己手上,已经不下三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世民暗下决心,等时机成熟,一定要除掉这个祸患。

单雄信临死前大骂秦琼等人,却喝了程咬金的酒

前言:单雄信、秦琼、程咬金、罗成和徐茂公几个“瓦岗一香”,情谊甚深。可是现在看着单雄信要被处死了,另外几个人则冷冷的站在场外,既不求他的情意,也没有一丝怜悯的表情。当秦琼几人失落之时,单雄信总是尽己所能出手相助,对待兄长单雄信信一向是真诚的。

再次想起当初自己的三个好兄弟被徐茂公稍劝一劝就随其离开,心里更加郁闷。刚开始结义时,兄弟俩都信誓旦旦地说决不投唐,如今一反当初誓言而知耻,单雄信悲叹不已。

单雄信死时为什么喊秦琼名字 还要喝程咬金的酒? 瓦岗寨 李世民 秦琼 程咬金 单雄信 第4张

许多回忆,其中的辛[来]酸苦涩也只有单雄信[自]一个人品尝,他怎能[历]不恨,又怎能忍受不[史]破口大骂。也许有人[大]会怀疑,既然单雄信[全]这么恨自己的兄弟,[网]为什么还要喝程咬金[文]的酒?程咬金的家世[章]非常深厚,程咬金曾[来]经是大德子,所以单[自]雄信和程咬金不仅结[历]义,而且还有君臣之[史]义,而且程咬金也没[大]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全]情,所以单雄信和程[网]咬金都没有做过任何[文]事情。

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这位宁字是值得研究的。宁这个字多少让人觉得有点不情愿。是的,客观地看,桃园三结其实并不很成功,三人最终都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只能抱憾离去。

单雄信死时为什么喊秦琼名字 还要喝程咬金的酒? 瓦岗寨 李世民 秦琼 程咬金 单雄信 第5张

当初在瓦岗结义的兄[章]弟们是不一样的,最[来]后他们大多跟随李世[自]民立下赫赫战功,后[历]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史]活。看起来,瓦岗一[大]炉香还是比较成功的[全]。但撇开客观因素,[网]我们感性地看,做兄[文]弟,最重要的还是忠[章]诚。桃园三结义兄弟[来]几个虽然成就不大,[自]但三兄弟情深,彼此[历]忠贞,情谊令人羡慕[史]。与瓦岗寨结义的兄[大]弟,后来又相互算计[全],彼此背叛,令人咋[网]舌。因此说,宁学桃[文]园三结义,不学瓦岗[章]一炉香。


历史大全内容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