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封建社会皇帝做为一国之君,大多数过着奢侈过度的高品质生活,但清代道光皇帝算是上异类,他把勤俭节约当作人生道路的主推乐趣和目标。假如依照中国封建社会的传统式社会道德规范来考量,“俭德”的道光帝大约不失为有德之君,可是他的这类勤俭节约是否合适,则是见仁见智了。

中国历史上最节俭最抠门的道光皇帝却舍得浪费百万拆刚修的陵寝 清朝 道光 历史人物 第1张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爱新觉罗明宁称帝,是光帝。他承继出来的河山,难题大堆,积重难返,各种各样分歧集中化暴发,英国人军马队士·霍齐亚·巴卢描述为:“一个淫乱而腐败问题的官府,一个无机构而受贿的政府部门,及其被叛变搞成苟延残喘的王国。”

根据此等极端自然环境,道光帝当家的后,信心打造出“资源节约型”社会发展,下达了一份倡导勤俭节约的文档——《御制声色货利谕》,呼吁全国性各个高官努力学习、热情探讨、深层次领悟。道光帝还言传身教,坚持不懈从本身学起,带领省吃俭用过紧巴时日。《清朝外史》记述:道光帝“衣非三浣不易”,每月的上旬、中旬、下旬也称之为上浣、中浣、下浣,三浣就是说一个月,换句话说他每一月才换一套衣服裤子。这还算不上,道光帝的衣服裤子破了也舍不得扔,加上补丁再次穿,也不担心跌份儿。皇帝爱补丁,重臣都盲目跟风,花些钱将全新的工作服作旧,乃至旧朝服比新朝服都要贵。不要想太多怎么讲,道光帝不经意推动起穿补丁衣服裤子的社会发展时尚潮流。

一次军机处汇报工作,道光帝瞅见军机大臣曹振镛膝关节上打个补丁,就问起:“曹爱卿,朕看着你这补丁补得不孬,跟你的身上那件衣服裤子浑然一体,你补这补丁花了好多个钱?”曹振镛被问愣住,考虑内务府会报花账受贿,怕报少了会惹恼了他们,历经三思后,坚起三根手指头谨慎回答:“三钱银两。”曹振镛感觉小小一个补丁,报这一数早已够海的了。

没想到,道光帝一听,气得嗷嗷叫个不停:“還是宫外物品价格低,朕这儿内务府打个补丁竟然要五两银两!”他都没有工作的情绪了,立即召来内务府重臣,训斥其补块补丁就报帐那麼多!想不到内务府重臣憋屈得真是要哭鼻子了,竭力辩驳说:“皇帝,您的御裤是用湖绉面料织的,宫中技术水平达不上,补丁得运往加工工艺最好是的苏州去打,人工工资当然高,再聊往返的运费也并不是个小钱。”这句话说得没问题,道光帝想来想去挑不出话柄,哑口无言,只能带著满肚子疑虑自认倒霉。但自此,为节省皇宫坚韧度经费预算,开过窍的道光帝下旨规定宫中的太太团都学做针线活,必须缝补的衣服裤子都交到他们维护。

中国历史上最节俭最抠门的道光皇帝却舍得浪费百万拆刚修的陵寝 清朝 道光 历史人物 第2张

穿着打扮要勤俭,在用餐上道光帝都是倡导“光盘行动”,拒绝“剩宴”。道光曾两次“犒赏三军”臣子:一次是皇后生辰,道光帝为她祝寿。重臣们奉上祝寿,拜完寿后,道光帝豁达大度地留大伙儿吃饭。結果,端上来的“美餐”确是炝锅面,并且還是限定额度供应的——每位只限一碗,多了沒有。听说以便给皇后拜寿,道光帝还刻意让御膳房宰了两头猪用餐,这早已算作破了例啦!由于道光帝此前以前确立做过要求:过年或过节,严禁举行祝贺宴。

www.lishi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