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是什么

原标题: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LIFE IS LIKE A JOURNEY ▲选自:物象化论的构图第三章 世界历史的物象化构图(第二节)——广松涉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说起世界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将之意识为广袤无边的宇 宙,将这个处于大自然界一个角落的地球上的人的世界来物在性(在手vortianden)(1)地考虑。

2.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包括

从超越的视角来看,也的 确可以这样来描绘世界但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如实展现 的世界,情形大体上是不同的下面,从所谓现象主义的视角来面对世界展示在我们面前的形态,在援用商品世界的机制的同时,来看一看在那里被 发现的基本构造关联。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1张

3.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有哪些

广松涉► (a)信息世界的二重性我们的直接视野非常有限,从那里所发现的东西,只不过 是若干的“事物”,几个人,他们所发出的声音,被称为电视、 报纸等“物”中出现的某种形象这样的外延、范围(Umfang) 而已。

4.世界史的结构

但是,我们对在越南发生的战争,苏联军队驻留捷克等一 系列的“事实”不仅仅知道,还对之表示愤慨,或者表明态度另外,在收看阿波罗8号从月球返回地球以及相扑比赛的电视转播时,要么手中捏汗,要么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有时 甚至会采取与临场时同样的行动。

5.世界历史的形成

像这样,通过信息所传达 的世界,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现实”世界差不多同样地不 对我们的意识,还对我们的心理、生理机构直接产生影响,诱 发适当的反应限于这一点而言,信息世界与所谓“物的世 界”同样具备实在性。

6.世界历史结构图

展开全文如实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世界,即对我们的“心理、生理 的”行为直接产生规定性影响的,而且我们与之对象性地、实 践性地涉及到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基本上是信息化的世 界,直接的世界只是很少一部分我认为即使自称是站在现 象主义见地的学派,也忽视了这个问题。

7.世界历史的本质

那么,信息世界是什么呢?所谓与信息世界相关,究竟是 指什么样的构造事实呢?虽然这是人们所熟知的,但并不是 已经在学理认识上解决好的问题首先,被直接提供的是文字、语言声音、图像、姿态这类的 “感性形象”,而且只限于这类形象。

8.世界史结构图

这些“感性事实”如果单 单只当作这样的(als solches)来被意识的话,信息世界是不能 展现的只有将这个事实当作某种更多的(etwas Mehr),某 个另外的(etwas And eres)来被意识,信息世界才能在眼前 出现。

9.世界史框架结构

那么,作为信息内容的这个“某个另外的"(etwas And eres)是什么呢?被传达的这个信息内容,虽说有可能发生传 达者胡思乱想的情况,但一般情况下对传达者来说是“客观” 的现象例如,信息的接收者不仅对有关越南战争的传达者 的“表象”做出反应,而且还对作为“客观”现象的越南战争表 示愤慨、反对。

10.世界体系的历史演变

因此,可以说传达者与接收者将“一个同一 的”“客观现象”作为共同的对象而共有信息世界可以说是 接收者用另一只眼睛所看到的“物的”世界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2张

但是,此时接收者对于该“事象”不要说知觉的,就连表 象的传达也得不到的确,尽管越南战争的情形有活生生地 浮现在眼前的时候,但是,这个图像并不等于就是“客观事 项”实际上,接收者之所以持反对战争的态度,不是针对这 个作为图像的,而是针对作为“客观事实”的战争,更不用说 不伴随任何表象的传达的存在。

仅仅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 传达内容与表象是不能混同的总之,虽说信息世界是被传 达的,但那对于接收者来说并不是作为现实的形象而被传达现实地传达给接收者的只有“符号”可以说,信息内容只不 过是以非现实的方式,以非现实的形象被传达而已。

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信息世界的展开方法与价值在使用 价值(物的货币体便是其典型)中得以体现,以及使用价值作为价值物有效(gelten)是类比性的——现实的符号形象作为 非现实的信息内容有效(gelten)。

与商品世界或者是与货币的类比并不限于这些,在主体 的方面也可以看到类比刚才说过,接受者与传达者可以说 是以同样的眼光来看待对象的事实这样的事情之所以可 能,也就是说,接收者之所以能够“理解”符号,是因为传达者 与接收者成了应该称为该符号体系(语言)的“语言主 体”,(2)而且“符号”如果借用马克思价值论的措辞的话,体 现为应该称为一般语言活动的“凝结体"(Gallerte)的东西。

虽说不是抽象的一般劳动的主体,与处于商品世界的人相类 比,接受者只有作为抽象的一般符号活动的主体,才能存在于 信息世界之中我们暂且有必要铭记的是:信息世界存在于现实的符号形象作为非现实的信息内容有效(gelten),现实的接收者只 有作为非现实的语言主体才能展现这样的二重的二肢性,即四肢的构造联系中。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3张

► (b)意义理论的问题性如果信息内容,即被传达的“意义”不是作为现实的形象 (Gebilde)而传达的话,那么究竟是以什么方式传达呢?另 外,那具有什么样的存在性质呢?下面想就这个问题进行 思考为了直接地观察事态,如果首先用被所谓行话,例如 “数”这样的符号所示意、传达的来思考的话,那具有可以由 松树、杉树、柏树等等许多外延所带入的函数性格。

而且,与 各个外延是特定的相比,其自身在表明各个外延的本质同一 性时,具有普遍的性质进而言之,与由它所指示的现实的树 木处于成长、枯死这样的生成流转的形态相比,其自身具有既 不成长也不死这样的自我同一性。

——就这样,在为了探求 其存在本质而将该物本身拿出来时,具有某种学派所主张的 意义上的“超时空的存在性质气 究竟这样的本质(Wesen)是 否存在呢?就算釆用“意义的第三帝国”这样的说法,但如果 仅仅是那样的话,站在唯名论经验论的立场,依然不能避免柏 拉图主义这样的非难。

这正是上述唯名论与唯实论所争论的 问题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观点,将在后文论述如果首先对 “超时空的存在性质”-理想的某物(etwas)这样的事情予以接 受并加以考虑的话,在排斥“意识箱论”的不当模式的同时" 大体上可以说明信息、传达这样的问题。

我在刚才说过传达 者与接收者可以说是用同样的眼光来观察“客观事象”,如果 两者将同样的事物(在此与其说是概念的意义,还不如说是同样的真实情况<Sachverhalt>这样理想的事物),一方面在现 场,另一方面在符号中来“直观本质”的话,的确大体上可以 把问题解释清楚。

传达作为传达而成立时,可以满足传达者 与接收者必须将同一对象性、同一真实情况(Sachverhalt) “有 目的”地加以意识这样的要求虽然信息世界不是现实地被 传达,却可以完美地被传达我认为这样的“说明方式”具有一定的权利。

但是,理想 的某物(etwas)究竟是否是真正存在(bestehen)呢?本质直观 等等这样的事情是否能实际进行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 认为必须按照马克思的“物象化”的秘密进行自为化“理想的本质(Wesen) ”与本质直直(Wesensschau)的秘 密何在呢?在此如果也按照“行话”来说的话,我是这样考虑 的:我们很容易认为,由同一词汇所表达的对象群具有同一性 质,——正因为具有同一性质(原因),所以才被同一词汇来 表达(结果)。

由于想将同一事物(das Identische )纯粹地加 以确定,因而陷入不得不要求上述非现实的某种东西(etwas) 这样的结果中不得不说,这正是与由于具有同一价值,所以彼此被交换这种说法相同的“物象化”的颠倒。

意义的同一 性与上述理想的同一事物(das Identische)只不过是被想像出 来的东西而已尽管如此,但是不能忽视“被同一词汇所称 呼的事物应该具有同一本质的性质”这种想法(belief)在基础 上的交互主体性。

在语言活动中,即便给对象冠以什么样的 名字在原理上没有任何必然性,不管怎样在诸个人之间可以 历史地、社会地看到交互主体的一致由于这个交互主体性 的原因,例如在说起“西红柿不是果实”、“白兰瓜是果实”的 时候,虽然实际上那只不过是人们是否那样称呼的差异而已, 然而却有人认为那似乎是客观事物本身所具有的本质属性不 同。

我认为:①“个人的事物是主观的”这样的命题被变换成“非个人的事物是客观的”;②因为那通过与客观”事物是交 互主体的这样的“经验”相互作用,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交互 主体的事物是客观的”这样的图式——基于这样的图式,人 们从用同一词汇来表现这样的交互主体性,来想象“那里应 该存在’同样的某种客观事物’” 。

具有理想的存在性质的“意义”在自体上存在这样的想 法,即使是基于语言交流(交换)的性能关系物象化后出现这 样的颠倒,然而“意义”未必是虚无(nichts),我认为与纯粹数 学的对象等一样,姑且应该认可其“存在”权。

虽说“意义”以 及纯粹数学的对象只不过是被想象(vermeinen)的存在而已, 然而这个想象只有在人们交互主体地实现自我形成,或者说187 进行同型化的时候才能成立不可否认,意识事态根据实际 上是否抱有这个想法而改变。

而且,这个交互主体的想法 (intersubjektive Vermeinung)的志向对象即使作为真实(reali- tas)是虚无(nichts),该想法本身也是非“虚无"(nichts)的真 实(realitas ) 。

限于这样的情况,我们将“意义”这样的主体际的共同活动 (intersubjektives Zusammenwirken)的物象化这个"物象化的秘 密”为我化,在注意将交互主体的想法的对象视为拜物教崇拜 (Fetischismus)的同时,按照马克思价值论的一惯思维方式,想 将理想的对象性,或者最命题的事态(Sachverhalt)——如果想 那么称呼的话 ,好像命题自身(Satz an sich)确立(bestech- en ),并交互主体地被认知(vemehmen )似地,来加以处理。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4张

► (c)社会行为的对象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正如每次都力图使自己以合适的方 式来对待与人交往的环境场面一样受到“社会”的制约,大致 上也按照它来行动:在学校像个教师;在同学会则“回到学生时代”般地行动;回到家里则像个父亲等等。

就这样,正如演 员为了使自己符合角色和场面而进行表演一样,如果引用某 社会学者的话来说,按照自己的地位和作用不断地在表演在所说的角色和演技中,既有“像个在学会做报告的人”,“像个主持人”这样特殊的、具体的情况,也有“像个日本 人”这样一般的、抽象的情况。

如果将这个概念加以引申的 话,且不说作为资本家的实业活动的实施方式、作为工资劳动 者的劳动方式、作为法官以及政治家的活动方式……那些,单说闷热天却打着领带,不能不换鞋就进屋,这样的“社会习 惯”的行动方式,进而言之,表情的表现方法,姿势的摆法等 等,大概可以说人的所有的社会行动都是作为演技而进行的 吧。

(因为我在上述主张中想说,在烦忙<besorgen>以及烦神 <fureorgen)等等这样的规定上难以把握“在这个世界里”〈 der-Welt-sein)的如实形态,因此,希望能包括这一点正如后 面所论述的那样,不用说“常人”,就连作为“存在”的应有状 态,也已经只能是扮演的一个形态。

)即使是在这样的人生剧场,也是既有舞台(幕、场)、也有 内景、道具,还有情节在这个剧场,与其说没有导演和剧作 家,还不说他们自身作为演员而登场而且,舞台、道具、情节 虽然多多少少可以修正,但大体上是现成的东西。

甚至角色 与其说是自己选择的,还不如说被安排好的倾向比较明显也就是说,基于现成的舞台、道具、情节,基本上以定好的形式 被强迫进行表演我们以这个“人生剧场”为线索,对包括学校、公司这类 “小社会”,以及包括家族以及国家等等所谓广义的社会是什么,其构造如何,也可以进行分析。

首先分析一下被描绘成舞台(幕、场)以及内景、道具的东西人姑且不论,我认为“自然的环境”是应该首先加以考虑的即便说到“自然”,但是不能忘记那仅仅是作为用在(上手*, Zuhandensein )的自然不得不承认,我们在现实中可 以开拓的“自然环境”,不论是田地也好,还是森林也好,都是 被文明化的自然,换言之是被加工过的“自然马克思、恩格斯曾指出:现实的感性自然界绝不是“某种开天辟地以来 就已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那是“是工业和社会状况的 产物,是历史的产物,是世世代代活动的结果……这种活动、 这种连续不断的感性劳动和创造、这种生产,是整个现存感性 世界的非常深刻的基础。

”(3)这些话非常恰当且不说道路、 田地,也不说矿山、渔场,那是人长年活动的对象化的产物° 可以说那是限于变成了使用价值物的“自然”限于这一点, 作为所谓“自然环境”的舞台以及道具,即使对于演员本人来 说是已经存在的物质条件,但仍然可以说它是人的社会共同 活动被对象化、被物象化的东西。

不可忽视,狭义的社会环境、社会形象存在于“舞台、道具、情节”之中特别是被称为“制度”的事物,比方说如果没 有议会制度以及司法审判制度的话,就不可能上演选举以及 审判这样的“戏剧”,它作为舞台起着比“自然环境”更重要的 作用° “制度”乍看是独立于诸个人而存在,至少那对于诸个人的行为来说,的确具有所谓“外在拘束力”。

在这一点上, 正如所谓社会习惯以及道德那样,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固定 化的社会形象,全都同样具有“外在拘束力”然而,很显然, 这些社会形象,原来是人们的行为(也包括思考)的样式被固 定化的东西,是人类活动的为他为我的应有状态固定并物象 化的东西,是人类的行动、思想、感受的样式(mani&es d* agir, de penser et de sentir)的物化(reification) 。

反过来想,也可以将所谓的“制度”视为人类活动的样式、演技的样式固定化、 被物象化的产物——由此可以得知,被称为社会形象、社会 环境的东西,对于各个人来说作为已知的条件已经存在,它是 走在前面的别人(包括过去的自身)的行动样式的物象化,是 这个根据符合自己的共同活动的关系行为(Verhalten)的物 象化而成立、存在的事物。

社会——也包括被文明化的自然——环境的世界是走在 前面的别人的行为及其样式被物象化的产物,那成为与人们 的演技相对应的舞台以及道具这样的已知条件,而且它基本 上制约情节,另外还作为外在拘束的“客观”制约力对某种 “形式”的演技进行制约。

以上,我们对与经济规律,特别是 与“价值规律”一起构成类比的对象方面进行了分析个人的行为,在他们扮演那种形式的角色行为当中,——的确,由于其个性的原因,多少会带来一些变样——然而,必须承认那 作为社会形象、社会“自然”环境世界的物象化过程的一个步 骤而起作用的一面。

人们在扮演某个角色时,将已知的条件 作为新的社会形象变化性地加以再生产社会生活这样的人生剧场的演员,严格地说不具有自己 本来的东西对舞台上的演员来说,舞台上的生活与剧场外 的私生活是两码事,真正的自己与舞台上的自己的区别具有 现实的意义。

但是,在社会这样的人生剧场中却没有舞台外 的生活正如在学校作为教师,在俱乐部作为会长,在家庭作 为父亲那样,一直扮演一定的角色,因此“作为自己的自己” 与“作为演员的自己”的区别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刚才所 用的演技之类的措辞,是与近代个人主义相妥协的说法,其 实,人当中没有实体的本质,人的确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不过,如果人们有时意识到与角色的分裂,意识到作为演技的 演技这样的事实有根据的话,而且如果“我作为我”(1汕als Ich)这样的意识实际岀现的话,那么扮演某个角色的我,作为 真正的自己之外某人的我,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暂且可以容 许(4)关于这里的“某人”以及地位和角色(Status and role), 有必要将其细分为阶级这样层面中的人物、值日这样的功能 规定性中的人物等等。

不过,目前如果按照一般的构造来说 的话,可以确信:不管怎样,人们作为某人的某人,将已知的条 件变化地、再生产地物象化下去,所谓社会(Welt)就存在于 这个被构造化成四肢性的能动性中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5张

► (d)自然世界的历史性我们在前面论述过,被称为自然环境世界的事物不一定 就是自然作为这样(als solche),那不仅作为用在(上手,Zu- handensein)而出现,而且还是被加工的“被历史化的自然”。

但是,通过人的活动的物象化而带来的变化所能涉及的范围 只限于地球的表面难道我们不应该承认,所谓大宇宙以及 地球内部的自然那样的自然是字面意义上的自然吗?难道能 够将之作为“被历史化的自然”来考虑吗?哪怕为了澄清我 们所说的“世界的历史”的外延,也想谈一谈这个问题。

如果将结论先说岀来的话,我认为,感性的已知条件—— 因为对现象主义地拓开的“自然世界”在别的场合(上述论文 《世界的交互主体性存在构造》)已经作了专题论述——被自 然而然地、历史地、社会地交互主体化了从所谓知觉形象看 来,它已经符号化了。

它作为历史地、社会地被交互主体化的 某物以外(etwas Mehr)而被意识到如果按马克思式的说法来说的话,“人的感性原原本本地直接存在,原原本本对象地存在的人的感性不是人的对象性”,“他人的感觉以及精神成为我的东西……社会的诸器官 被形成”,人们用这个社会的感觉器官来看自然,不用说所谓 高级的认识能力,“甚至连感情以及感觉都意识形态化了”。

打个极端的比方,对于钟表的声音,我们日本人只能听成 滴嗒滴嗒,而英国人似乎听成奇库奇库,从声音的听法看来, 历史地、社会地——首先通过语言交流——而被规定着虽 然同样是“声音”,正如在我们听来与鸟叫声无异的语言,使 用该语言的国民却可以适当地加以分节理解那样,即使受到 “同样”的感性刺激,而以怎样的方法来分节理解,产生什么 样的自然像,却受到历史的、社会的制约。

这一点,在今天的 文化人类学研究中,可以说已经是定论了譬如,居住在某个历史社会的人们的“朴素的 实在物”,与居住在其他社会的人们的“朴素的实在 物”有可能完全不同正如我们不可能考虑将东洋 思想在我们的思想的不发达的阶段,也就是说,通过 从他们的东西中摒弃若干东西,再附加若干的东西, 那可以成为我们的思想、那样……正如应该认为那属 于完全不同体系那样……对于某个社会的世界与对 于其他社会的世界构成完全不同的体系……如果因 为感觉器官的同一性而认为所有人都具有,或者能 够具有同样的知觉,那倒不是很大的错误。

我们用 所谓“社会的感官”来知觉事物正如不同的动物 的知觉也不一样那样,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时代的知觉也不同也许就连这样的论述也没有再加以引用的必要了与现象的自然相区别的物在(在手Vorhandensein)的自 然,才正是通过历史的、社会的教育而被传达的,被交互主体 化的“信息世界”之一斑,正是前述理想“意义”上的“能被赋 予肉体”的体系。

它通过物象化的颠倒而被视为作为真实在 的自然本身,现实的现象的世界反而被当作其现象,甚至被当 作其假象对于这个问题,因为在别的机会详细地论述过,所 以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敬请理解如实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自然世界,这不仅仅是自然 (als solche)的给与,还自然而然地,而且面向我们(fur uns)被 符号(象征)化,历史地、社会地被交互主体化。

这与我们自 然而然地地以“被社会化的眼光”、“被社会化的心”来对待自 然的做法是相辅相成的在此也能看出前述“对于作为谁的 某人,对于作为什么的所与”这样的四肢性构造反过来说,所谓“作为科学的实在的自然”,作为物在(在手Vorhandensein)的自然这样的被给予的方法也是“作为谁” 的应有状态的特别情况,可以说是与“人”化过的应有状态相 照应的事物,TF是与上面所说的四肢性构造相关联的一个变样。

另外,如果就与历史规律的关系补充一下的话,成为物在 的(在手的vorhandenseinend)自然规律的东西,实际上是上述 理想“意义”体系之一斑,不是“纯粹自然”本身的规律理想 的自然规律的必然性,那是将它定为一定形式的数学公式所具有的逻辑必然性——进而言之,是隐藏在其根源的神学必 然性,或者是其痕迹。

与黑板上的三角形内角的和准确地说 不能成为两个直角一样,现实的自然界不应该服从于古典的 “必然性”成为自然界必然性的是将现实现象关联理想化 而被规定的东西,在将其本身抽岀来而绝对化时,只不过是杜 撰而已。

然而,这常常被物象化并被视为绝对规律我们通过将这个“秘密”为我化,可以吿诫自己不做将自然规律与历 史规律从根本上加以区别的蠢事在低一个层次上,也许应该将自然规律与历史规律加以区别,但是,将自然与历史二元化那样的,还有,将自然规律与历史规律绝对地加以区别那样 的臆断见解,按照上述自然应有的状态,是我们所排斥的。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6张

► (e)历史世界的四肢性以上,我们对所谓“世界”基本上都是被“信息化”的世 界,虽说那是所谓“眼前的知觉世界”,其一斑却是人们的“演技的”对象活动的“物象化”;世界以被“符号化”,以被历史 地、社会地交互主体化的形态而出现,这些问题进行了阐述。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 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 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密切相联的;只要有人存在, 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5)正如前面所引用的那 样,他们通过对这一点进行详细叙述,把它定位于“被历史化 的自然”。

的确,可以追认,我们所内在的世界,总的来说是 历史性地被拓开的世界我采用了通过与在前面提及过的“商品世界”进行比较, 来对这个“历史世界”进行论述的较为简便的方法这一使 类比现实可行的存在根据,应该存在于商品世界是世界历史 的一个片断这样的说法中。

现在,想在将关于商品世界的论 点也置于适用范围之内,在对世界之所以能作为历史世界而 存在的理由的根基性构造进行再确认的同时,将“历史的哲 学”的基础进行为我化很明显,说我们内在的周围环境(Umwelt)是被“信息化”的世界,并不意味着我们筑起空中楼阁并住在那里。

成为信 息世界的事物,的确并不是现成地(vorhandend)存在于空间 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是非真实的然而,在我们要求改 变对“世界,,事物的看法的同时,也主张所谓广袤无边的空间 大宇宙其实是信息世界的一个样态。

在这个层面上,信息世 界是真实的这一妥协性的说法也许有必要撤回信息世界在 这个层面上是真实的(wirklich )世界在这个层面上观察的时候,“物理的”过去的事象也是现 在的(gegenwartig),在物理上已经消失了的过去的文化遗产, 甚至连被预见的未来也可以说是现在的。

进而言之,马克思 所说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区别也不是副姿势的区 别尽管是“现存”的,然而社会文化构造成体是人们的活动 对象,是作为一定的角色(role)的“演技”而存在的主体际的 (intersubjektiv),或者毋宁说是主体协作的(zusammensubjek- tiv)行为的物象化。

如实存在的上述四肢的构造关联的有生气的过程整体,在基始上是这一总体(6)在历史唯物主义看来,历史之所以作为历史而存在,是因 为处于这个构成体系的物象化之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社会活动的这种自我胶着以及我们人自身的产 物凝固,成为使我们的控制脱轨,使我们的计划出现 矛盾,使我们的估计落空的物象性的力量 这种社会力量……也就是说,各种各样个人的,被分工所 规定的,通过共同活动而成立的这种力量,因为共同 活动本身不是出于自由意志,而是自然而然地形成 的缘故,对于诸个人而言,那不是作为自已的被结合 的力量而出现,而是作为陌生的,自己外部的力量而 出现。

诸个人不知道这种力量是如何来的以及走向 何方因此,不用说诸个人不能统帅这种力量,相 反,这种力量是独立于人的意志,不,主宰人的意志 以及动向它经历沿着固有顺序的一系列的展开形 态与发展阶段如果“历史哲学”能够对超历史的规律命题的体系进行再建构的话,那么它是依据于这个主体际的共同活动(inter.subjektives Zusammenwirken)的物象化。

关于支撑这个历史物象化的共时的基本构造——在此, 不得不停留在抽象的一般的主张上——我认为能够抽岀以下 的论点人们的对象活动,首先作为“自然现象”给现有的自然关 联带来某种变位这种“自然现象”不仅仅自然地具备工具 有意义性,还具有社会有意义性。

例如,我们假定,追赶着鹿 的未开化的人群中有一人很麻利地射中了 一头这个“自然现象”一暂且不管其技艺价值、道德价值以及审美价值等 等如何——人群中的其他人已经没有必要追赶其他的鹿,并 以与以前不同的方法来对待那头被射中的鹿等等。

这种自然 现象带有某种更多(etwas Mehr)的社会意义,“强制”地改变 人们的“实践的姿势”顺便提一下,这个“强制”不是自然 的、物理的强制,而是社会习惯的强制,根据所谓“社会行动 的规律”而进行。

发出语言声音、把小路踏紧、在沃野张开绳子围圈、暗杀国王、占领安田讲堂(7),这一类“自然现象”,每 个人的物与自然联系的一个变位,根据不同的场合,例如,土 地所有者名义的更改等等,尽管在自然中的变位是虚无 (nichts),但是自然地具有将它超越的“社会有意义性”,使社 会意义发生变化,使社会意义联系的总体变化。

可以看出,这 种“变化”,不是出现于静观视角的变化,而是实际的变化总而言之,人们的对象活动,不仅仅作为给道具的有意义性的 关联带来变位的东西而具有工具有意义性,同时也作为具有 社会有意义性的东西,——使用价值的生产同时与价值的生 产相融合这样的商品世界的对象二重性只不过是一种样态而 已——它存在于二肢的二重性之中。

即使是在关于“主体的”侧面,首先可以被视为生理的、 物理的“自然现象”的该活动,在本源上带有社会规定性将 鹿射倒的活动主体,起到了作为射手,而且是“最出色的射 手”的社会作用在这件事情上,使得其他人无法再起那样 的作用。

一般而言,谁扮演某个角色,就意味着将他人从那个 角色中排除出来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某人的行为“强制” 地改变别人的,以及自身以后的行为方式的“实践姿势”人 们的行动作为一定角色的扮演而存在,而且,例如,“存亡攸 关”的安田讲堂的攻守战在第三者看来,作为“人”的行动一一即使不这样说,无论是谁都无所谓的无名的某人的行 动——具体的有用劳动的主体作为抽象的人的劳动的主体,。

.即使在社会上与有效的(geltend)类比的构造中,也二重化地出现。而且,这个参与的物象化成为上述对象的两个主要因 素并承担起二重的有意义性。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7张

就这样,人们每次都以已经“被拘束的存在”(seinsverb- hunden)方式,在历史地、社会地扮演作为某人的角色时,将已 知的条件作为某种更多的(etwas Mehr),(8)在共同活动 (zusammenwirkend)当中物象化地进行规定的做法上,在再生 产共时、历时的上述动力学的过程的关联的同时,使历史世界 成立。

在历史世界中,自然而然的用在(上手,Zuhand印sein) 在自我对象上同时作为义务(Wit-gehalten-sein ),个人的 (personlich)的对象活动作为非个人的(ent-personlich)的物象 化的共同活动,在二重的二肢性中岀现。

此时,义务不是作为 所谓的“主体的事物的客体化”,而是作为用在(上手)的相互 作用的物象化的体现——更确切地说,义务之所以用在(上 手)地岀现,是因为人们参与了存在被拘束的协作关系—— 而存在以上,以关于“商品世界”的马克思的视角为线索,对“历 史世界”的应有状态进行了论述。

我认为,可以将被定位于 世界的这种展开方法的所谓近代世界认识作为一个变化来评 价在此,——为了推动这种工作,一方面有必要对与认识论 构思的图式紧密相关的近代世界像事先加以分析;另一方面, 在“历史世界”方面,也有必要将上述参与、共同活动切合内 存在(in-sein)的如实态事先加以把握——将范围扩展的时机 还不成熟。

因此,这项工作只能放到以后的机会去做了不 过,限于与上述内容的关系,以及限于能够借鉴海德格尔的“在这个世界”对“世界像的时代”所提出的反题,在此不避画 蛇添足之嫌想再补充一下用在(上手,Zuhandensein )这样的规定,在我的眼里看来,是没有从近世的“主观-客观”关系圈中迈岀几步的个我 与客观的关系。

烦忙(Besorgen)也被认为是局限在一种意义 上的态度这一领域用在(上手)性(Zuhandenheit)的确是一 种形态然而,虽然它说起来具有道具性,但是,根据所起的 作用不同,既可以成为道具,也可以成为虚无(nichts)道具 之所以被置于其有用性中,是针对人的作用而来的。

它只有 对于一定的历史社会中的存在被拘束性的烦忙(Besorgen)才 能作为那样的用在(上手,Zuhandensein)而展开,而不是自己 的(an-sich-liegend) 世界作为交互主体的(zusammensubjektive)实践关系的对象性,而且作为不是单纯的主、客关系的人们的共同活动的(zusammenwirkend)关系的物象化而出现。

通过此事可以看出,世界成立于不能还原到工具有意义性的, 社会有意义性的关联构造之中(尽管有人说包含习惯<Sit- te >等的社会有意义性也是用在〈上手〉性〈Zuhandenheit)的一部分,但我仍然认为那是交互主体的〈zusammensubjektiv) 关系的物象化,那与限于海德格尔所说的用在〈上手,Zuhan- densein)在存在性质上是不同的)。

我认为有必要将这一点 自觉地加以把握的确,海德格尔指出了“人的本质是共在 (Mitsein)”,并将之称为共同此在(Mitdasein) 但是,共同此 在(Mitdasein )在他那里,结果是同晶型的(i somorph )的原子 的他人,而且称之为烦神(Fiirsorge )——的确,那不单纯是知 性的态度。

不过,不能真正成为收获(Beziehen)——那只不 过是在意识态度中的相互作用而已对于这 点,我感到不 满共同此在(Mitdasein)在一直扮演历史性、社会性地被派 定(schicken)的具体角色的同时,在那件事上从该角色中将别人排除的同时,在他的应有状态对别人的具体应有状态加 以“强制”这样的“实践”的紧张关系中共在(mitdasein)。

我 认为烦神(Fiirso伊)只不过是这个松懈了的一个样态而已常人(Das Man)的确作为“演技的”一种形式而存在,而绝不 是实在的颓废了的应有状态的底层的东西“存亡攸关”的 安田讲堂的攻守、具体的劳动等等、随便哪位都无所谓的人的 行动、“占领的学生”以及“武装警察”的行为那些是作为抽象 的人的劳动有效(gelten)这样的形式的“有人”,不能对“有 人”与“存在和人”二者择一(alternativ)地把握。

不要说是常 人(das man),即便是从被称为关系到实际存在的应有状态, 以及“先驱的决心性”事物看来,那也是历史性、社会性地存 在被拘束性的,而不是称为我作为我们(Ich als Wir)的共同 活( zusammenwirkend)的应有状态的一种样态以上的东西° 总而言之,海德格尔的世界认识,尽管那是站在将近代的 世界认识理解的图式作为它的一个变样而加以扬弃的立场 上,局限于历史世界的一个样态,即在只包括了四肢构成体的 二肢的平面所切开的一个映射之中。

即使保留对他的“存 在”哲学的疑念,但我还是不得不这样说哪怕是为了给这样的“妄言”提供我的论据,也想用地位 和角色(status and role)、舞台、道具、情节、行动的规则、扮演 等等比喻性的词汇所论述的内容以直示性的术语来重新表 述,而且将对其具体的应有状态以及关联构造进行专题探讨 的“历史的哲学”作为自身今后的课题。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

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8张世界历史的本体构造 第9张

注释〔1〕编者著:为海德格尔的重要术语,中文版《存在与时间》译为“现成在手 性”,广松在日文中译为“物在性”本书保留广松的“物在性”,同时在括 号内标注“在手”〔2〕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语言是“意识的现实形态(Deutsche Ideologic )"“观 念不能脱离语言而存在(Grundrisse)”,预见到了“哥白尼式的转换”。

〔3〕译者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49页〔4〕关于这个“自我”的问题,请参见收录于哲学会编《现代哲学的课题》之中 的宇都宫芳明的《作用与自己》〔5〕译者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0页。

〔6〕生物体是有机的一个总体,虽说是泛通性机能的关联体,正如心脏、脑 髓、毛细血管、末梢神经那样,对于整个身体的存在机构来说,作为规定因 子所具有的意义不同与此相类比,物质生活的生产、再生产的构造关 联,对于社会——不,历史世界的存在与变迁——是基础性的规定因子。

我认为这里所说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问题,应该按照这样的实 际状态来理解〔7〕译者注:位于东京大学本乡校区(东京都文京区)的礼堂,由安田财阀创始 人安田善次郎(1838 -1921年)捐款建成1960年,在日本全国展开的反 对“日美安全保障条约”运动中,东京大学学生占领该讲堂以示抗议,与武警发生冲突。

〔8〕读者也许感觉罗嗦,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一下,这个二重的二肢的二重性是 包含使用价值作为价值物,有用劳动作为抽象劳动,这样的现实的二肢的 区别的二重性,而绝不是A作为A,B作为B这样的——为了表达不是无 规定的东西的一一反省的同义反复的二重性。

新浪微博账号: 实践与文本欢迎搜索并关注实践与文本编辑:雷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www.lishi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