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单倍群在整个东亚地区有着广泛的分布,在中国男性人口中的占比在 10%以上,对于这么一个重要的单倍群其来源目前却依然略显神秘,而网络上也流传着很多说法,其中也有不少误解。本文试图对一些常见的说法做出解释。

问题一:C 单倍群是老亚洲/早亚洲人吗?

答:首先,我们要了解“新老亚洲”概念提出的历史背景。在分子人类学这门学科发展之初,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摸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的猜测,有的被后来的研究逐步证实,而有的却逐渐显得站不住脚。

在研究者最早绘制的树形中,C、D、E、F 是四个并列的支系,这使得很多人望文生义的认为 C 和 D 的关系更近,或者 C 和 A、B 那样是一个代表着众多“古老”支系的旁系群。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树形的完善。这四个单倍群的关系也逐渐清晰。实际上,这四个单倍群来自于同一个共同的祖先 CT-M168,而这个祖先繁衍出了两个支系CF 和 DE。所以,相对于 D 和 E 单倍群,C 和 O 的祖先 F 有着更近的关系。从这点上来看说 C 抛下更亲的兄弟 F,而与关系更远的兄弟支系 D先走出非洲,或者先来到东亚,就显得不太站得住脚了。

关于C单倍群若干问题汇总 C父系是不是棕色人种 新老亚洲究竟是不是真的? 单倍群 基因传 第1张
图一、早期的 Y 染色体单倍群支系树


关于C单倍群若干问题汇总 C父系是不是棕色人种 新老亚洲究竟是不是真的? 单倍群 基因传 第2张

图二、修正后的 Y 染色体支系树(复旦严实)

而 C 作为“老亚洲”的另一个曾经的证据在于有考古证据表明澳大利亚在五六万年前就已经有了智人活动的踪迹。而 C 单倍群作为现今澳洲土著中占比最高的类型,自然成为了这批现代人父系最为可能的候选,如果 C 单倍群五六万年前就到达了澳洲,必然是历经东南亚而来的。相对于当时认为共祖时间只有两万多年的 O 来说,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老亚洲”。然而随着现代研究结果的不断丰富,这一推理链条中的众多重要环节却出现了严重的断裂。第一,对于澳洲蒙戈湖古人 DNA 的研究显示,其母系的线粒体 DNA 不属于已知的现代人人世系。可能是属于早于七万年前更早走出非洲的一批智人的后代,那么与 F 共祖时间不到七万年的 C 自然不可能在那时就已出现。第二,通过大样本量高通量数据的累积,

我们发现整个 C 单倍群(包括澳洲样本)的共祖时间可能还不到五万年,只有四万八千年左右。澳洲的 C 单倍群 C1b2b 同当地的 K*一样,同其他地区的兄弟支系分开都不超过45000 年。如果说澳洲的C 单倍群支系是五六万年前就已抵达的,那么广布于整个欧亚大陆的 C 单倍群就成了全部从澳大利亚分化而来的,这显然与我们在考古上的认识有着严重的矛盾。第三,NO 单倍群在三万七千年前左右分化,这个分化地点极有可能在东亚及其周边地区,同样,C2 单倍群在三万五千年前左右分化,分化地点也应是在东亚及周边地区。所以 C2 在东亚出现的时间未必会比 NO 更早,两者很有可能是在同一时期进入东亚地区,并共同参与了东亚人群的形成。

历史大全89769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