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局2023」刘德斌:2022到2023——历史的“回归”与“超越” 第1张「世局2023」刘德斌:2022到2023——历史的“回归”与“超越” 第2张

#世局2023#2022年,世界陷入空前的纷乱和危机,有人甚至将这一年视为“1945年之后世界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年”世界经济的稳步增长,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跨国、跨地区的自由旅行,仿佛已成遥远的往事;取而代之的是乌克兰的烽火连天,能源价格飞涨,通货膨胀加剧,粮食危机蔓延,疫情挥之不去,环境灾害接连不断!西方历史学家和战略家“历史的回归”的预判,似乎正在成为现实。

2月24日开始的俄乌冲突已经逐渐演变成俄罗斯与欧盟、北约和整个西方国家的冲突拜登政府充分利用这次“难得的历史机会”,竭力修补与其西方盟国的关系,让已经被马克龙总统宣称“脑死亡”了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满血复活”,让已经“终结”了的“西方”重新“聚拢”起来,美国似乎重新登上了“西方世界主宰者”的宝座。

尤为重要的是,拜登政府既想分化中俄关系,防止中国在军事上对俄罗斯施以援手,同时又借助俄乌冲突之机,渲染“中国威胁”,采取种种手段,持续加强和深化对中国在经济、政治和安全领域的遏制与围堵,甚至在多个重要的官方文件中公开宣称中国是唯一有能力也有意愿改变现存国际秩序的国家,是比俄罗斯更主要更严重的“战略威胁”。

因此,一方面我们看到,美西方的先进武器源源不断输入乌克兰,俄乌冲突陷入僵局另一方面,迫于美国“无所不用其极”的遏制手段,中国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中美两个大国的战略博弈在多个领域、多个层面展开,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感受到了国际战略格局“两级化”和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选边站”的压力。

实事求是地讲,俄乌冲突及其演化,不仅是“北约东扩”持续挤压当今俄罗斯安全空间的结果,也是近代以来俄罗斯与西方世界矛盾冲突的延续俄罗斯既是欧洲秩序的一部分,并在欧洲大国的均势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彼得大帝开始就想融入欧洲;但同时又被许多欧洲国家视为“欧洲文明”之外的“野蛮人”,从沙皇俄国时期开始,俄罗斯与欧洲列强在中东欧的地缘政治冲突就没有停止过,今天又以俄乌冲突的形式表现出来了。

但“历史的回归”恐怕又是西方的一个战略误判对比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世界政治形势,对比1930年代欧洲大国“两极化”的趋势,今日已经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为国际关系实现“历史的超越”准备了必要的条件首先,就构成当今国际体系的基本单位而言,非西方国家不仅在数量构成多数,而且一批新兴国家已经在经济和政治上发展起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再屈从于霸权国家。

西方国家的优势依然存在,但西方阵营内部早已经千疮百孔,只是暂时被俄乌冲突掩盖起来;其次,随着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发展,世界体系“中心”与“外围”国家之间的关系也正在发生变化,“中心”国家的地位已经不再为西方国家所垄断,“中心”国家与“外围”国家之间也从“外围”国家的单向依附向双向依存的方向转变,从而改变了世界政治的物质基础,虽然这种改变还没有在世界经济与政治理论中充分展现出来;第三,中国的崛起对国际关系实现历史的“超越”创造了基本前提:中国没有参加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西方列强对世界的瓜分,相反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受害者;中国是在摆脱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控制的斗争中走向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的,在这其中,既吸收和借鉴了东西方国家不同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同时又把自身几千年文化传统融入现代化的努力之中,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兼收并蓄、与时俱进的发展道路,在短时间内跃居到世界大国的行列。

中国实际上是近代以来崛起的世界大国中的特例,是唯一能够把自己的命运与世界的命运(而不是支配地位)直接联系起来,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的新型大国中国的历史经验超出了西方国际政治理论家和战略家以欧美历史经验为基础的理论想象和战略思维,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和围堵也终将被证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中国不会重复历史上其他新兴大国的老路,在全世界争夺“势力范围”,而是通过日趋深化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形成利益共同体、安全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共同成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量。

综上,历史的“回归”注定只是局部的、暂时的现象,而实现历史的“超越”才将成为世界的主流,成为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共同选择 当然,“回归”与“超越”两种驱动力量的博弈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进程,但经历了2022年的“低谷”,我们有理由对2023年世界的和平发展,对国际关系“历史的回归”走向“历史的超越”抱有期待,也抱有信心!

(作者系吉林大学历史学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作者:刘德斌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举报/反馈

历史大全89769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