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文化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与众不同存在,据调查,从尧舜时期到民国时期期内,有记述的隐士足有上万人,在其中有确实事迹者也是几千人。

古时候许多执政者坚信“深山隐高士”,大多数向往去村野深山里找高手隐士当高参。可以说,隐士和牛人、高手基本上是能够画等号的。殊不知,事分双面,隐居虽好,只怨深山寂寞难耐,怎抵尘世万般引诱。因此,隐居变成一条当官的通天近道,也催产了一大批为隐而隐、只图官运亨通的假冒隐士,唐代隐士卢藏用就是一个典范。

随驾隐士卢藏用 终南捷径为做官 终南山 第1张

卢藏用出生名门世家,他祖父曾当过户部尚书,他老爸任过军政官员。卢藏用也挺有志气,十几年寒窗苦读出来,习得满身本事,诗词名句件件皆能,琴棋门门熟练。只不过卢藏用的运气差了点,考入国家公务员后,一拖再拖无法得到负责官员任免、考课、升降等事务管理的吏部首长的器重,连着好几回官员铨选都没他的份,工作中问题一直沒有得到贯彻落实,替补了好几年。

做为一名年小有为、淡泊自傲的高级知识分子,卢藏用免不了烦闷躁动不安,就写了篇软文《芳草赋》开展自身宣传策划,可是反响平平无奇,阅读量少得令人不齿,卢藏用的失业状态分毫沒有得到改进。该怎么办呢?熟练史籍的卢藏用觉得,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隐”。但实际隐在哪儿,确是个技术活。

为了精确定位隐居地址,卢藏用买来份最新消息出版的大唐官府地形图,历经周密解析,谨慎思索,他将隐居地址锁住在了终南山。为什么?终南山是当时全国闻名的名山大川盛景,再加坐落于京都长安近郊区、大唐天子脚底,自然地理优势和政冶优势都很显著,长安有点儿动静比较容易传入他耳朵里;换句话说了,总在皇帝眼皮下边活动,好赖混到脸熟,也比较容易让皇帝了解自身的声名啊!

卢藏用确实隐得较为取得成功,他根据与知名人士相交,勤奋提高自己的名气,結果同诗仙李白、孟浩然、王维等大神人被并称为“仙宗十友”。但和传统式隐士不太一样的是,他把“隐”当做了一项业务来跑,跑得可认真、可爱岗敬业了。皇帝在长安办公,他就隐在终南山;皇帝去洛阳旅游,他就忙不迭地跑去洛阳的少室山隐居;皇帝如果突发奇想去了泰山,那卢藏用也日夜兼程地跟随去泰山修行。翩跹一只云中鹤,飞着名山中。总而言之,一句话——有皇帝的地方,附近,必有卢藏用。

随驾隐士卢藏用 终南捷径为做官 终南山 第2张

卢藏用这隐士当得三心二意、名不符实,就连群众都看出来,这货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就送了他一个“随驾隐士”的别号,含意是卢藏用那位大隐士的背影自始至终离不了皇帝的视线范畴。事儿闹到这份儿上,女皇武则天也过意不去假装不知道了,就把极其热衷从政的卢藏用招录了过去。而卢藏用呢,绝不腼腆,笑容满面地收拾包袱下山为女王打工赚钱去了,获封了个左拾遗的闲职。官衔虽小,好赖拥有正式编制。

景云二年(711年[文]),唐睿宗李旦召见[章]隐居在天台山的道士[来]司马承祯,夸奖他道[自]骨仙风,法术深奥,[历]把他当做宝贝供奉起[史]來。但司马承祯跟卢[大]藏用不太一样,显著[全]对做官不感兴趣,一[网]门心思向往修行,在[文]长安混了一段时间后[章],执意回天台山当道[来]士去。

据说司马承祯要走了[自],卢藏用专程去送他[历],当时卢藏用早已做[史]到了吏部侍郎的岗位[大],由于尝到做官的好[全]处,便对司马道兄这[网]类一根筋的隐居颇不[文]以为意,指向终南山[章]说:“我觉得这终南[来]山也非常好啊,云遮[自]雾罩,仙踪频传,兄[历]弟你懵了吧,何必不[史]远千里地跑回天台山[大]呢!”司马承祯看见[全]志得意满的卢藏用,[网]笑容很有品位:“确[文]实非常好,但贫道感[章]觉吧,终南山的景色[来]倒可忽视,关键的是[自]山间有一条通向政界[历]的近道!”司马承祯[史]话中有话,卢藏用很[大]是难堪。

从那时起,“终南捷径”变成讥讽这些居心叵测的人的經典术语。实际上,像卢藏用那样的说白了隐士,她们的“隐”是欲擒故纵、以隐为饵、以隐求仕,隐居早已并不是出自于心里的必须,只是一种做秀,都是谋取社会发展威望和政冶资产的独特专用工具与方式。

但是,卢藏用这官当得臭名昭著,史料记载他“及登朝,趑趄诡佞,专事权势,奢侈浪费淫纵”。这一“隐士”做官后,投靠到太平公主门内,做了许多错事,直到唐高宗结算太平公主以及党羽时,卢藏用罪责难逃,被放逐来到广东岭南,没多久便死在了那边。

卢藏用觉得自身“藏着就有效”,最后却变成一个政界笑话。

历史故事历史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