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平盛世中当官相对非常容易,在乱世中当官风险性相对较高。在堪称变态的北齐皇朝中,一位高官竟然想要提着脑壳为变态皇上高洋打工,称得上爱岗敬业楷模,这人就是说高洋的姐夫杨愔(yīn)。

北齐变态皇帝高洋身边的宰相 杨愔 高洋 第1张

北齐创建后,高洋把亲姐姐嫁给了杨愔,还将他的官衔由吏部尚书提高为宰相,将政务处置权授权委托给他处理,对他信赖百分之百。杨愔懂得感恩,尽职尽责帮高洋打理朝廷,乃至到愚忠的程度。

俗语说“伴君如伴虎[文]”,特别是在是为高[章]洋这一变态皇上打工[来],风险性真不是一般[自]的高。杨愔大胖子,[历]高洋喜欢蹂躏他的肚[史]皮,没事儿就爱捏一[大]捏摸下逗他玩,归还[全]他起了个“杨大肚子[网]”的外号,隔三差五[文]就那么叫法他。

一天,高洋正和杨愔[章]开着会,忽然内急,[来]赶快一头钻入厕所。[自]直到高洋便捷完后,[历]才发觉没带手纸了,[史]立刻扯着喉咙高喊:[大]“杨大肚子,快点儿[全]给朕送手纸来!”([网]“使进厕筹”,让他[文]递厕等。厕筹是古时[章]候排便后用于拭秽的[来]木板。)杨愔无奈,[自]没想到堂堂宰相只能[历]中止手头上的业务工[史]作,赶快把手纸送入[大]厕所。

这还算不上,杨愔有好几回险些被搞残了。有一回,高洋喝醉酒,对着杨愔嘟囔:“啊哟喂!杨大肚子,你肚子那么大,不清楚里边装的全是些啥玩意,朕挺想知道的,得将你的腹部剖开看看。就满足朕这一小小心愿吧!”高洋反是言出必践、说做就做,立即叫来手底下从后面抱住杨愔,剥掉他的衣服裤子,捋起袖子衣袖还要操刀做活体解剖。

北齐变态皇帝高洋身边的宰相 杨愔 高洋 第2张

幸亏边上的高官崔季舒急中生智,冒死站出去嬉戏着打圆场说:“皇帝就爱搞整蛊,这手术演出得可真逼真啊!絕對国际性金马影帝级的。”暗地里把高洋手上的刀夺了出来,杨愔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儿。一天,高洋心血来潮,想玩送葬游戏,就要手底下把杨愔丢进棺木里,提前准备出行拖出去埋了,他亲身举锤钉棺盖,锤头举起來三四次,都没敲下去,杨愔心存侥幸又躲过被活埋的厄运。实际上,胡闹归胡闹,高洋内心比谁都明白,如果这能干的姐夫没有了,他的河山也就没办法坐稳了,因此虽然他好几回犯了杀人瘾,险些杀死杨愔,最终都没下得去手。

高洋以杀人主导打业余爱好,哪一天不杀好多个人真是就活得好累,但皇上身旁的精锐人员杀多了未免可惜,为处理这一高級运动项目的“一手货源”难题,杨愔从死牢里分次提出些死刑犯,放到高洋身旁服侍着,以供其杀人的瘾头上去了,随时随地可以顶上。

尽管这方法不太正宗,但杨愔充足注重人性化服务,专门设定了奖励机制:假如哪家死刑犯能住在高洋身旁三个月都不去阎王殿签到,就可立刻被无罪释放,够挺过三天的罪犯都难得一见。

应对高洋常常滥杀无[全]辜的恶事,许多重臣[网]敢怨害怕言,但自古[文]以来不缺硬项者,還[章]是许多人敢捋虎须的[来]。一次,开府参军裴[自]谓之公开批评高洋喝[历]醉酒杀人的习惯非常[史]极端。高洋极其难受[大],怒问杨愔:“裴谓[全]之哪个蠢货吃完熊心[网]豹子胆了没有?竟然[文]敢那么跟朕說話,不[章]怕死了吧!”

杨愔了解高洋神经起[来]来真能宰了裴谓之,[自]就有意说:“我认为[历]吧,他就是说想蹭热[史]点,毫无疑问是有意[大]惹您发火,想让您杀[全]了他,那样他就能青[网]史留名了。”高洋一[文]听就上套了:原先这[章]浑蛋是想运用朕出道[来]呀!立即用一种嗤之[自]以鼻中掺杂着得意的[历]语气说:“那厮想知[史]名想疯了吗?切,朕[大]偏不杀他,偏不!就[全]不许他知名。”

君王高洋死了后,举国上下一片欢欣鼓舞,只能杨愔“悲不自胜”,或许它是真正的悲伤逆流成河。由于虽然高洋处世残暴不仁,还频繁往死里虐他,但却给了周都没法超越的铁桶江山,说白了“主昏于上,政清于下”,二人实际上也算最佳拍档。

历史大全历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