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年2月,曹操从汉中回到邺县,沒有在大本营多做停留,10月,曹操从邺县举兵赶赴合肥,他要解决一下合肥之战留有的一场难题,而且找寻新的战机。曹操对这一仗很高度重视,刻意把妻子卞氏和大儿子曹丕都带上了,曹丕12岁的大儿子曹叡及其闺女东乡公主也由祖母卞氏带著随征。

一次疫情改写三国历史 更是令三国文学由盛转衰 第2页 瘟疫 孙权 张辽 三国 曹操 第1张

精兵抵达合肥后进行[文]了短暂性修整,曹操[章]听张辽等报告了合肥[来]之战的历经,“循行[自]辽战处,叹息者良久[历]”。以后,曹操给张[史]辽所部提升了人马,[大]他会移屯于居巢。居[全]巢在今安徽省桐城县[网]南,这儿在濡须口上[文]游,距濡须口只能1[章]00多里,距皖城也[来]近在眼前。建安二十[自]二年(217)年元[历]月曹操也抵达居巢,[史]他的念头是先不急切[大]进攻濡须口,只是先[全]抢回皖城,以后采用[网]脚踏实地的方法,完[文]全拔出濡须口这颗钢[章]钉。

不巧的是,暴发于一年多以前的那一场瘟疫又卷土重来,《三国志·司马朗传》记述:“军士大疫,朗躬巡查,致药业。”曹操任职的兖州刺史、司马懿的哥哥司马朗亲身到军内问慰生病的士卒,結果,司马朗悲剧得病,不治身亡。这一次瘟疫迟缓的是曹军的行動,曹操更为方知军内流行病症会对战斗能力导致多大损害,因此害怕掉以轻心,也撤兵了。

这次瘟疫最后蔓延到到包含全部北方地区及其长江下游,死了成千上万的人。曹植在《说疫气》一文中写到:“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或认为疫者神鬼所做。人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的人耳。若夫殿处鼎食之家,重貂累蓐的大门,倘若者鲜焉。此乃阳阴失位,季节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也可以笑也。”

依据曹植的记述,这次瘟疫导致了极大的伤亡,那时候大家医学常识很比较有限,许多人觉得瘟疫是神鬼在兴风作浪,曹植不同意那样的见解,他觉得是大自然阳阴二气失衡而发生的瘟疫,没什么神鬼,针对这些插起桃符来驱鬼的人,曹植感觉很好笑。

一次疫情改写三国历史 更是令三国文学由盛转衰 第2页 瘟疫 孙权 张辽 三国 曹操 第2张

值得一提的是,徐干、陈琳、应玚、刘桢等知名文人墨客都丧生这次瘟疫,王粲则丧生此次军队中途,推断一下,将会也与这次瘟疫相关。换句话说,“建安七子”同时死了5位,这次瘟疫在对曹操的精兵给与重挫的另外,也对文学事业导致了无法挽回的损害。

时势造英雄,乱世也非常容易问世出色的文学著作和文学家。先前,天下陷入动荡不安,而文学类却迅猛发展,以“三曹”、“建安七子”为代表的“建安作家群”铸就了一次中国文学史上的高峰期,但建安末期的这次瘟疫却将这一段光辉忽然切断,徐干等5人病故于同一年,再加9年以前被曹操所害的孔融和5年以前已故的阮瑀,“建安七子”到此“全军覆灭”。

3年之后,“建安文[来]学”的领军曹操也过[自]世,曹丕当上皇上,[历]用在文学上精力越来[史]越低,中国文学史由[大]光辉期快速迈向一个[全]低潮期,直至20很[网]多年的正始年里,伴[文]随着“竹林七贤”的[章]产生才有所改观。


历史大全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