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后,我们一定会还记得2020年这一鼠年新春佳节,新型冠状病毒肺部感染肆虐来袭,而全国的医务人员工作人员们再度逆向行驶,增援武汉勇赴战场与病毒奋战到底。实际上,要是國家有难,我们总是见到这种白衣战士们刚毅而感人的身影。

抗日战争日本731部队的细菌战在浙江 民国政府是如何处理的 抗日战争 日本 瘟疫 历史百科 第1张

在《抗战家书: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一书的第373页,发布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救护总队第312医疗队队长刘宗歆英烈的一封信。

这是他在鼠疫战线上给义乌写的信,落款时间是1941年12月26日。写完信后,第二天刘宗歆就在救护鼠疫患者的过程中不幸感染。因为病况发病太快,经医治无效,不幸于1941年的12月30日晚上8时左右去世,牺牲时岁仅29岁

刘宗歆写給老婆那封信,和他以身殉职的先进事迹,都指向了一段悲痛的历史——抗战后期,日本公然违背国际公法准则和人道主义精神标准,灭绝人性地对中国百姓启动的细菌战。

细菌战第一个战场为何设在浙江?

相信许多人会心怀疑惑:日军启动细菌战,为何不针对当时国民政府所属的重庆,而是设在战争明显不太频繁的浙江呢?

抗日战争进到僵持环节后,日军损失巨大,前线又越来越长。既急不可耐关心从中国战场开脱,又担负不了太重的死伤,因此蓄谋已久的细菌战,就变成侵略战争日军的新招数。

而抗日战争时期战略位置与众不同的浙江,更变成日军进行细菌战的关键目标:当时浙江战争虽少,但这是这时中国关键的外贸安全通道,针对正苦苦支撑的中国而言,经济发展和战略意义都极其关键。因此,在日军的小算盘里,假如可用较小的代价拿到浙江,那便是在二战战场上赢得关键一步。细菌战,就变成他们“投机取巧”的方法。

抗日战争日本731部队的细菌战在浙江 民国政府是如何处理的 抗日战争 日本 瘟疫 历史百科 第2张

1940年8月,灭绝人性的日本“731部队”到达杭州市,是年10月4日,日本战斗机在衢县抛向“731部队”研发的陶瓷炸弹。这类炸弹不容易造成强烈的高溫,可以维护细菌的活性,当时除开陶瓷细菌弹,乘飞机还会抛向棉絮、碎布条这种的物品,这种则是维护跳蚤的,而跳蚤也是鼠疫菌、霍乱的质粒载体,细菌战的一大途径,就是说通过这种微生物开展散播。措不及防的衢县,就是这样变成日军“细菌战”的第一个目标。

23天之后,就是年10月27日,日军战斗机轰炸宁波市,一样丢下含有鼠疫病毒的“细菌炸弹”,隔日日军又轰炸金华,洒下含有“人工塑造的鼠疫链球菌”的“不明化学物质”。此外,日军还建立了一支200人的“先锋队”,乘卡车前去浙江各地的山林湖水,分次播撒细菌。

这次忽然拉响的“细菌战”,也令当时浙江各地遭受了惨痛损失。金华在遭受进攻的一个月内,就有195人得病不幸身亡。衢县的疫情更外扩散来到义乌乃至江西广丰等地,来到1941年末,仅衢县一地得病死亡,就有2000多的人。1940年12月,日本细菌部队也得意洋洋的声称:“应用鼠疫细菌很多跳蚤进攻得到非常好的效果。”

一样是这一年12月,国民政府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给国民政府的急电里,就写了一个字:“急!”

www.lishi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