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说“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也有俗语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那些老话统统是老祖先为了教育子孙后代:小样儿,别作死!

古人对野味的追求 野味有什么可吃的 野味为何成为地位的象征 饮食 历史百科 第1张

但是,偏要也有人“no作nodie”,顶着风头犯案:在全员抗疫的大局势下,湖南永州祁阳县一个网点仍在不法出售野生动物,贵州毕节群众胡某仍在偷猎果子狸!而那些,不过是我国野味销售市场的冰山一角。为何我们中国人那么喜欢野味?实际上吧,我们中国人从古代开始就吃野味了。这又是什么原因?

还不是因为“饿”

翻阅我国的史籍,太平光景多,洪水灾害也许多,每一次灾祸还伴随类似此次疫情的大事,老百姓通常民不聊生,易子相食。俗话说:“宁为盛世犬,不做乱世人”,更直接的叫法是——我只是想吃饱饭罢了,这一切都体现在了戏曲之中。戏曲虽非史书,但确是那时候百姓生活的最切合反映,在史书无法纪录的空间,充分发挥着它的作用。

古人对野味的追求 野味有什么可吃的 野味为何成为地位的象征 饮食 历史百科 第2张

有一段河南曲子,民间小调,有关三国里边关公辞曹的,曹操是那么唱的:“在许都我待你哪点儿不好,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你曹大嫂亲下厨烧锅燎灶,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菜包。搬蒜臼还把蒜汁捣,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有半点孬主意我是鸟毛!”

这就是说地方戏的感染力。对老百姓而言,汉寿亭侯和赐予全是虚的,不吸引人,但曹大嫂亲自做饭,七个盘子八大碗往外端,又是捣蒜泥,又是倒芝麻油,那么多美味的侍候着,那曹操对关云长多重视啊。

甚至还脸红脖子粗,赌咒发誓,从此之后,关云长还非得回来找他哥哥,可以看出关二爷对三国刘备的赤胆忠心。从那些戏文中可以看出,吃是多么的庄重的待遇,是作为汉相的曹操拉拢关云长的关键方式之一。普通百姓吃完上顿没下顿,因此就把曹丞相看待关云长的厚待悉数想像为小吃,在她们眼里,一切十万火急的事儿都不如吃饱饭关键。

在吕剧《下陈州》中是那么唱的:“听说老包要出宫,忙坏了东宫和西宫,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包大人多忙,也得吃了了上道,包大人那样的高贵身份毫无疑问不会吃大饼卷大葱。

只有说老百姓连这一也吃不起,跟王宝强没出名的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说春节回家买个卧铺票一样,普通百姓想的是:“俺假如干了包大人那般的大官,餐餐有大饼卷大葱吃,该有多好?”

古人对野味的追求 野味有什么可吃的 野味为何成为地位的象征 饮食 历史百科 第3张

真实的历史时间中,就算太平盛世,官宦粮库谷物长霉的季节,普通百姓都是非常少有余粮的;一旦遇上战事、自然灾害,她们就失去存活的确保,就算官府会下大力气抗灾,刨去各级官员的剥削,谷物也只有抵达府县,乡民们还要饿肚子,拼尽最终一丝气力,跋山涉水到城内。能知道,是多么的艰辛!

假定,老百姓们又摊到了个“何不食肉糜”的皇上,那么就简直暗无天日,等着人间地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