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历朝历代中国王朝而言,监狱的控制,均是十分关键的一环。西汉时便有“狱市为寄,慎勿扰也”的观念。换句话,狱治清明,则皇朝清明。

清朝的监狱有多黑暗 满清酷刑有多恐怖? 清朝 历史百科 第1张

而放到大清国的监狱控制上,首要必须应说句好话:清朝的监狱体系,放到中国两千年封建时代里,称得上是最完善。全国性大小监狱2000多座,体系十分严格要求。“监”与“狱”分离,区别拘押多种类型的犯人。单一个“秋审”,便有一百八十五条条文,犯人不管坐牢還是释放,必须严格要求查验物件,定期还要剪发与常规体检,每一监狱最少配有两名大夫,优化到方方面面。

理论上说,这般严格要求的体系管理,彻底可以避免一切“弄虚作假”。但问题是,在清朝越演越烈的腐败眼前,这“极致体系”,实际上不堪一击。隆科多任职的“理藩院”,算作大清国监狱体系里较为“文明行为”的一家,还是有这“打巨型麻将游戏”的虚构情节。真正的清朝监狱,又是啥样子?

清朝的监狱有多黑暗 满清酷刑有多恐怖? 清朝 历史百科 第2张

清朝康熙时期,作家方苞因“文字狱”株连坐牢,一番瞎折腾后化险为夷,随后一字一泪写出《狱中杂记》,详尽复原了清代监狱里的阴暗情况:整个监狱里,除开狱卒们的定居屋子外,别的屋子连窗子也没有,气味浑浊不堪。一间一般的刑部监狱,竟要塞进二百个犯人,每天晚上拉屎尿尿都会里边原地处理,晚上睡觉人挨人头并脚,环境显而易见。

那样的环境,平常里就极其煎熬,碰到疫情更是灾祸。以方苞的估计,每一年初春闹疫情时,监狱里每日就会死十几个人,活著的人也迅速就被感染。这般惨景,是否是方苞诽谤?同为康熙年间,康熙皇帝就曾下诏怒斥刑部:“以致狱毙者甚多”。看来的确是“老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