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何时一年四季,军师们一直摇一把羽毛扇呢?可能是他们的祖宗推动的时尚。军师祖宗到底是谁?诸葛亮啊!但是,你怎么知道诸葛亮一定要摇羽扇呢?

为什么印象中的军师都是手拿羽毛扇 诸葛亮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三国 诸葛亮 历史趣闻 第1张

还别说,无论是各种影视作品還是文学著作里,展示出的诸葛亮始终是头系布巾、轻拂羽扇的样子,就算数九寒冬,扇子一定无法离手。就连高冷男神苏东坡都用“羽扇纶巾”那样的词来描述他,把诸葛亮和羽毛扇死死地联络在了一起。那样充斥着“逼格”的形象是以何时定下的呢?诸葛亮自己了解自身与一把扇子有这么大的缘份吗?

诸葛亮自己是如何判断的我们不清楚,但是在史书三国志》的纪录中,确实沒有对诸葛亮的羽毛扇的叙述。或许《三国志》的创作者不喜欢关心军师拿不拿扇子那样的琐事,但是这一点充足表明,诸葛亮手拿羽毛扇的形象,在那时候一定沒有如今那么經典乃至是浮夸。

如果诸葛亮一年四季怀着扇子不放手,真要猜疑是否扇子才算是他的本体了。开个玩笑话,诸葛老先生自然不太可能是扇子精,那是什么使他忽然变成“恋扇狂魔”?归根结底,還是后人人对雄才大略的军师形象的神格化,也是那时候大家的审美观习惯引发。如同大家一提及小天使就想起脑壳上的光环,一想起观音大士就忘不掉净瓶一样,军师手拿羽毛扇,侃侃而谈的形象,与动则喊打喊杀的粗人大将拥有明显的对照,当然更合乎气场了不是?

这一点在《晋书·羊祜传》中获得了验证。书中描述谋略家羊祜“轻裘缓带,身不被甲”,而另一位儒将韦睿则是“乘素木舆,执白角如意”,看上去每个姿势风流韵事写意,不像去战场,倒像是去郊游。还别说,那样“天下尽在掌控”的神人造型,在那时候最受人青睐,一下子就从低俗的“兵家子”升高来到“名流风范”,羊祜的造型变成每个人学习的楷模。

为什么印象中的军师都是手拿羽毛扇 诸葛亮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三国 诸葛亮 历史趣闻 第2张

(羊祜)

因此,在三国两晋时期,想在军队中看起来高深莫测、潇洒自如,就絕對无法流于俗套。其他大将全是一身戎装,那儒将、名流就务必一身素服、羽扇葛巾,穿着打扮得质朴点没事儿,那股世外高人的气场一定要维护好,这般出类拔萃,才可以凸显与他人不一样。那时候的羊祜、韦睿就是说这般,这类打扮已经变成“儒将”的标准配置。而先前的三国时期,诸葛亮做为第一谋臣,在大家眼前的形象应当也类似是那样。

就这样,一分事实、一分想到、一分神格化,让诸葛亮拥有如今我们所了解的规范形象。在明清时期的很多描绘中,我们能见到羽扇纶巾的诸葛孔明。例如《世说新语补》中写到,诸葛武侯“独乘素舆,葛巾、毛扇,指麾三军”,就是说以便跟一身铠甲的敌军名将司马懿作对照,也是那时候大家对诸葛亮的印像。而《三国演义》里边,诸葛亮的名流形象就更为典型了,羽毛扇变成了标准配置,而这全是以便显现出他的聪慧与风彩。

为什么印象中的军师都是手拿羽毛扇 诸葛亮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三国 诸葛亮 历史趣闻 第3张

因此,与其说是诸葛亮总拿着一把羽毛扇,倒不如说是我们心里的诸葛亮一直那样一副神人形象。推广开去,后人的军师形象总摆脱不上诸葛亮这一形象的身影,例如古代小说中的徐茂公、军师吴用等,各个全是手拿羽扇的斯文人,这就是源于大家针对“军师”这一职位的了解。难道说他们各个全是“恋扇狂魔”?不一定,仅仅 大家感觉那样最合乎他们的身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