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是由元朝政治家脱脱等人编纂的纪传体通史,全书共116卷,其中本纪30卷,志32卷,表8卷,列传45卷,国语解1卷,共四十七万字。记载上自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下至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的辽朝历史(907年-1125年),兼及耶律大石所建立之西辽历史。系统地记载了辽代二百多年的历史。

二十四史:错误百出的《辽史》历史价值依然巨大 史书 辽代 二十四史 历史百科 第1张

《辽史》的修撰时间非常短,只有不到一年,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完成编修任务,主要是有前人帮了忙。在辽代快灭亡时,有辽代史学家耶律俨整理修撰了《皇朝实录》。而辽代灭亡后,金代修史者也为元代修撰《辽史》提供了许多重要依据。但是即使有前人做整理工作,由于修撰时间过于仓促(前后只用了11个月时间),还是给《辽史》造成了两个非常重要的缺点,让这部史书饱受后人的诟病。

第一,《辽史》实在是太过简略了。然而史书篇幅的长短是没有标准的,之所以《辽史》给人感觉简略,主要是因为它出现了太多遗漏记载的现象。举个例子,辽代的国号有过几次变动,辽太宗会同元年建国号为大辽,辽圣宗继位后改国号为大契丹,辽道宗咸雍二年重新将国号改为大辽,一个国家国号的确立绝对是重大历史事件,可是这几次国号变动在《辽史》中并没有记载,而我们今天之所以能了解到辽代的国号变动,则是因为有《契丹国志》等书(《契丹国志》为南宋人所著的关于辽代的纪传体史书)。

第二,辽史在错误方面相当出类拔萃。《辽史》最常见的一类错误是把一个人误认为是两个人,《辽史》卷89有《杨皙传》,卷97又有《杨绩传》,两个人的时代、出身、事迹、官职都完全一样,显然是一个人,结果被当成两个人分别列了两个传。还有,辽圣宗时大将萧排押字韩隐,《圣宗纪》里把韩隐抄成了韩宁,结果就把萧排押和萧韩隐当成了两个人。这类例子还有很多,不仅如此,就连大名鼎鼎的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谥号都记错了。谥号和尊号分别是古代皇帝死后和生前所使用的称号,但是辽史《太祖纪》里却把阿保机的称号大圣大明天皇帝当成了谥号,而他真正的谥号是圣元皇帝,估计耶律阿保机如果泉下有知都会死不瞑目。

可是,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辽史》仍然有很大价值。一方面是因为修撰《辽史》所依据的大部分原始材料和典籍大多已经散佚;而另一方面,《辽史》作为唯一一部流转至今的系统记载契丹、辽和西辽历史始末的史书,其地位无法取代。